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司体验官

更新时间:2020-08-13 13:35:09

阴司体验官

阴司体验官 情系半生 著

连载中 张悬,李彤彤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

男女主角张悬,李彤彤的小说,由情系半生创作最新超热门的小说叫《阴司体验官》,故事内容新颖,值得阅读。张悬是医学院的风云人物,本该前程似锦,却被房产大鳄的儿子给下了套,导致第一次操刀手术就发生了极蠢的重大失误,险些害死身为女友亲人的病人,被所有医院列入黑名单的同时也被女友单方面分手。生活所迫,张悬不得不改行重新找工作,贪图高薪的他来到了阴间电影公司参加面试选拔,经过三关绝命考验,成为面试者中唯一的幸存者,被强制签约成为一名恐怖体验官。

精彩章节试读:

昏沉的路灯下,蹲着一个少女,她双手抱膝,将头埋在自己的怀里,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声让人心碎。

  明知道她可能有问题,但我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因为她身上穿的这件碎花裙,是我去年给她买的生日礼物。

  “张倩.......”

  我轻轻的喊了一声,握着武器的右手藏在了背后。

  张倩听到声音后**一摆,颤颤巍巍的抬起了头,精致的容颜此刻梨花带雨,哭的像个小花猫。

  ”张悬,你怎么在这?“

  张倩露出尴尬的神色,快速用袖子擦拭泪水。

  ”有影子,表情和口音没有问题,颈脖左侧有颗小痣,真的是她?“

  我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她,敷衍的找了个借口搪塞,反问她为什么大半夜出现在这,还哭了起来。

  张倩言简意赅的告诉我,她跟赵横分手了,原因很简单,赵横背着她搞了很多其他的女人,连她的闺蜜都被搞大了肚子。

  伤心欲绝之下,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自我发泄悲愤,就把车开到了这里。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张倩说着说着就扑到了我的怀里,我抱也不好,推也不是,有些迷乱。

  ”张悬,你还爱我么?“

  张倩的问题令我不知如何作答,见我不吱声,她来了句:“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我先送你去车上,外头不安全。”

  “我腿麻了,走不动。”

  张倩伸手要抱抱,我有点吃不准,犹豫了一下将电棍塞进袖子里,用手搀着她走到了车旁。

  看了眼时间,还剩一刻钟就到点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别。”

  张倩上车后抓住了我的衣襟,往里一拉,将没站稳的我直接拉近车内,压在了她的身上。

  “别走,好么。”

  张倩伸手抱住了我,**像树懒一样夹住了我的腰,姿势要多艾1魅有多艾1魅。

  她脸颊泛起两抹不正常的阴红,双眼迷离,贝齿**下嘴唇,一副任君采菊的模样,无限**。

  张倩是我的初恋,这一幕我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演练过,但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如果她像你这样,那还值得谁爱呢。”

  我袖子一抖,按下电棍开关,对着“张倩”的脑门戳去,她的脸在触碰到电流后产生变化,迅速发黑发紫,鼻腔里涌入一股臭不可闻的尸体味。

  刚刚还我见犹怜的美女瞬间成为一具皮肤溃烂的尸体,即便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依然刺激到我了。

  哪有什么小轿车,我此刻正趴在路边的一片草地上,身下压着女尸,吓得我头往后一仰,四肢并用往后退去。

  “这是什么?”在女尸的身旁散落着一个医用档案袋,我好奇心大起,拆开一看,直呼侥幸。

  病历单上显示患者身携多种病毒。

  透过手电筒的光能看见尸体的胳膊上有许多密密麻麻的针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生前应该是名“毒人”。

  “要是我刚才没经得住**,岂不是.......”

  想想就后怕,要不是我对张倩那方面的保守程度有极其深刻的认知,今晚十有八九得栽。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哪敢拖拉,拖着虚弱的身子全力奔跑。

  四百米……

  三百米……

  二百米……

  目的地离我越来越近了,借助微弱的月光,我已经能看见城隍庙的基本轮廓了。

  五十米……

  我的精神开始松懈下来。

  直到最后三米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

  ”张悬!“

  有人喊了声我的名字,我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反应,本能的回过了头。

  慕然回首,那人........不是人,是一条舌头。

  一条从黑暗深处射过来的猩红长舌精准的缠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掀翻在地,周围的场景飞速倒退,巨大的拽力使我与城隍庙的距离越来越远。

  ”呃——咳——呃啊——“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我还不想死,可为什么这一路上遇到这么多恐怖的事情?

  难道说,是它?

  濒临崩溃的我,用尽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两个脚后跟互磕,把鞋子给脱了。

  说也奇怪,就在我脱掉鞋子的下一秒,那股子窒息感瞬间消失,我大口的缓了缓,这才发现自己站在距离城隍庙的位置,而我的双手正在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咽喉!

  “急中生智,死里逃生,恭喜你,成功通过第三关。”狒狒男站在城隍庙门口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骂这孙子一句龟儿子的,可我没有气力和勇气,只能恨恨地看着他。

  “咱们办理一下入职手续,来,你先把衣服脱了。”

  “你想干什么?”我后退一步,警惕的盯着他。

  “嘿嘿,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你成为我们的人而已。”

  “士可杀不可辱,我不同意。”

  我含泪拒绝,他说的是“我们”,表示人数在两个以上,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这也太可怕了。

  “哪那么多废话。”

  狒狒男袖子一划,撕碎了我上半身的衣服,然后他拿出一个奇怪的印章盖在了我的左%。

  一股寒意涌入体内,我身子一颤,低首一看,%.口多了一个血“V”的字母纹身跟他们让我穿的那双鞋上面的标志一模一样。

  “这是?”

  我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相关链接已经发到你的微信上了,你回去一看便知。”

  狒狒男对我招了招手:“我说话算数,先帮你把它摘下来。”

  说着,他拿出了一面铜镜,通过铜镜,我看见我的右肩膀上趴着一个“婴儿”,

  它通体发黑,干瘦如柴,半睁的小眼睛泛着麻木的憎怨之色,

  最古怪的是它嘴里长着一根血管一样的东西,血管的末端扎进了我的身体,它像两腮一鼓一瘪,通过那根血管在我的身体里吸收着什么。

  “这是寄生童,靠吸收阳人的养分存活壮大,饲养它的人可以将寄生童吸收来的养分输给自己,是一种损人利己的保健方法,在你们人间,很多权贵之人乐于此道。”

  狒狒男的科普让我心惊不已,磕磕巴巴地让他赶紧帮我弄掉。

  “嚯!”

  狒狒男一掌打在我肩头上,疼的我差点没哭,怀疑他是不是练过铁砂掌。

  寄生童也被他一掌震的松了手脚,狒狒男趁机将那它连着那根血管一起从我身上扯了下来。

  看着它像一条大号蛆虫一样在狒狒男手里来回扭动,我胃里一阵翻涌。

  “你恨这个害你的人么?”狒狒男突然这么问了一句,我楞了一下,咬牙切齿点头,他发出阴险的笑声,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支针剂,顺着寄生童嘴里的血管将针剂内的液体输了进去。

  “你给它打的是什么?“

  “针剂里面携带了大量的性病毒和乳腺癌菌,寄生童离开宿主后会自动回到主人身上,将吸收的养分供给于他,届时........”

  “嘿嘿嘿……”

  狒狒男说完,我俩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至少在这一刻,我俩达成了共识。

  处理完寄生童的事情后,我跟着狒狒男进入了城隍庙。

  他让我站在城隍爷金身面前,挡住他的眼睛,然后不知从哪拿了一个巴掌大的香炉,往上面插了三根黑色的香,点燃后让我顶在头上,并嘱咐我在香灭之前千万不能把香炉弄掉。

  “这是在干嘛?”我实在好奇的紧,眼巴巴的问道。

  “你被寄生童吸了不少元气,想要快速恢复只能借助民间香火之力,我托人打听过了,这里的城隍今晚去外地公干,所以特地带你来偷他的香火。”

  “啊?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我闻言大惊,我已经彻底接受鬼神之说,对他离谱的话也见怪不怪了。

  “呵呵,那是你的事了,与我何关。”狒狒男将责任全部推到了我的身上,令我感觉不安,但已经如此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了,走的时候别忘了那双鞋,”狒狒男顿了顿:“那可是我们给你准备的好东西,呵呵……”

  回头看了一眼那双被我散乱地扔在地上的鞋子,我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噤:还特么好东西,老子差点被它害死了!

  半个时辰后,香火灭了,奇特的是,我身体里的疲惫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磅礴的精神力和布满全身肌肉的冲胀感。

  不吹牛的说,我感觉自己现在能一拳打死一条狗!

  回到家后已是凌晨三点,我没有丝毫倦意,略微紧张的点开了狒狒男发给我的链接......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