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更新时间:2020-08-26 08:34:56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锦书 著

已完结 安凛夜,李阮殊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

男女主角安凛夜,李阮殊的小说,由锦书创作最新超热门的小说叫《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故事内容新颖,值得阅读。李阮殊的情敌很特别,地位是冥界的判官,性别可男可女可攻可受,长相惊为天人,逼着李阮殊跟男人争男人,跟女人争男人,争来争去这个人竟然喜欢上自己,搞得自己的男人跟他来争自己。鬼夫宠妻,穿越千年宠爱你,宠妻的人不少,宠妻的鬼你见过吗?安凛夜贵为冥神,在宠妻的方面却一点儿也不含糊,你不喜欢我,好,那我就先把你变成我的妻,床也上了,娃也生了,生米煮成熟饭,然后一点一点用温柔吃掉你!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冥婚

那美女嘲讽的一笑道:“真不知道爷看上你什么了!你那点比雪冬好?”

“呃——你说什么?”李阮殊一时没听清楚茫然的看着她问道。

“给她盖上!”那清冷美女一副不想废话的样子吩咐着那几个侍女说道。

“嘿!我说你们这什么传统一言不合盖盖头啊!”李阮殊看着那四个侍女朝自己走过来连连向后退着。

“你们别过来啊!有事好商量,你看你长得那么好看,心底一定也是非常善良的。”李阮殊嬉笑着说道,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美女。

李阮殊除了对赚钱有兴趣,还有就是对美的事物有兴趣,完全的颜控,帅哥美女一律不放过。

“嘿嘿,这位美女,是这样哈,我来这里真的不是结婚的,我是有事事求证。”李阮殊一脸笑意,眼睛弯弯的,下意识的配上手势让自己看起来更诚恳。

不经意的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这个样子略微猥琐,李阮殊赶紧收回手,淡笑着看着那个美女。

那美女嘲讽的一笑道:“真不知道爷看上你什么了!你那点比雪冬好?”

“呃——你说什么?”李阮殊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问道。

“给她盖上!”那清冷美女一副不想废话的样子吩咐着那几个侍女说道。

“嘿!我说你们这什么传统一言不合盖盖头啊!”李阮殊看着那四个侍女朝自己走过来连连向后退着。

李阮殊怎么说也是阴阳天师,不弄让这种场面吓唬住。

她摆出架势不屑地冷哼道:“几个力气大的丫头,我还怕了你们不成,看你们是女人我才不忍心下手,你们要是再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正当她准备一场恶战的时候侍女忽然吧红盖头冲她扔过来,李阮殊想伸手去接,谁知道那红盖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直接蒙在她的脑袋上。

而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竟然浑身没了力气。

那高冷的女人冷声一笑,十分不屑的看着她沉声说道。

“吉时已到,把夫人扶出去拜堂吧。”

李阮殊自己的双脚根本不听使唤,只觉得两只有力的臂膀搀扶着她竟然把她架起脚离地面,就这么硬生生的抬着她出了门。

这特么哪里是女人!这明明就是金刚芭比啊!

耳边的寂静只维持了一会儿,突兀的吵闹便传进耳朵。

周围好像有很多人,在自己出现之后人群忽然喧闹起来。

“新娘子来喽!”有人起哄道,那声音听起来格外低沉,舌头好像被什么压住似的。

李阮殊心里一惊,这声音她怎么听着有些熟悉,这——好像是牛头的声音!

鼓乐声随之响起,乐曲清扬婉转虽然是喜庆的,但是仔细探听就能发现其中夹杂着一丝诡异。

忽然一双冰凉的手握住她的双手,那冰凉像是清泉的沁凉直直冲进她的心里,浇熄了满肚子的紧张。

她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没由来的慌乱。

“吉时已到,新人入堂!”伴随着洪亮的高喊声李阮殊被那双冰凉的手牵着迈步行走。

周围人在笑声议论着,嘻嘻笑笑的很开心,就连李阮殊都被这气氛感染,嘴角竟然轻轻上扬。

她猛然察觉到事情不对劲,连忙恢复紧张神色。

“一拜天地!”

李阮殊抗拒着不肯行礼,那双冰冷的手却像是有种魔力,牵着她向前,她竟然不由自主的低头行礼。

“二拜冥王!”

这次跟上次一样,即便是她心里抗拒,但是却已经抗拒不了那双手。

李阮殊心里彻底怒了,心里默念金刚经,金刚经虽然是佛家经法,却是至刚之力,用来破除这种鬼遮眼最有效果,敢诓骗姑奶奶!等一会儿让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低沉庄重的声音从李阮殊的嘴里倾泻出来,她的周围渐渐凝聚风眼,暗红色的大裙摆飞舞,手渐渐能动了,她赶紧抬起双手,中指跟食指合并,结出手印,风瞬间大了起来。

头上的盖头也开始飘动,最后竟然被狂风吹开。

李阮殊心中一喜,那盖头下了禁制咒语所以让她动弹不得,这下好了,咒语解开了。

盖头飘落,眼前的景象却让李阮殊神情一愣。

只见偌大的房间里站满了——鬼!不仅有鬼,还有牛头马面跟各个地狱的鬼差,只见那些本来青面獠牙的面目此时都挂着笑容,看起来却让人不寒而栗,李阮殊一皱眉头,神情厌恶,她就看不了这个。

高高的房梁上挂满了暗红色的灯笼,看起来像是被血侵过似的。

感受到冰冷的视线她轻轻转头,眼前的站着身穿跟自己同色长袍的男人,长跑上蜿蜒的绣着并蒂莲花,那男人眉眼深沉仿佛更古不惊的潭水。

他的嘴角微微挑起,梨涡浮现,一张脸本就透白被暗红色的长袍一衬竟然有种面若桃花的精致。

我擦!真的好帅!

“娘子,这么等不及掀盖头啊!”对面的男鬼张口语气低沉地说道,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宠溺。

仔细看去,李阮殊却发现这鬼自己认识,这不就是那天在酒吧遇见的那男鬼嘛。

李阮殊本来就觉得被人耍了心中有气,鬼目睽睽之下她竟然冲上前薅住男鬼的衣领。

“死鬼!你胆子不小敢耍我,你不说说要告诉我我怀孕的真相吗?不给我整明白儿的,我踏平你的鬼窝!”她小脸微扬,眼神轻敛,浑身迸发出一种杀气!

旁边的鬼众看到这种情形蠢蠢欲动,而刚才那个冷艳的女鬼甚至已经冲到李阮殊的身后,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她已经冒犯了这冥界能力仅次于冥王的中阴界之主。

只见男鬼冲鬼众摇了摇手,按捺鬼众的骚动,那冷艳的女鬼一脸担心不肯褪去,只见那男鬼漆黑如夜的眸子涌上丝丝紫气,那冷艳的女鬼神情一萎赶紧退后,鬼众也安静下来。

“娘子,先松开为夫吧,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那。”那男鬼转头面对李阮殊的时候眼神变得柔情似水。

李阮殊也转头只见幽幽夜色下,一对对直放光的眼睛盯着自己,这么多的鬼灵安静的可怕,一个个青面獠牙的鬼盯着你却一言不发,想想她就害怕,不甘心的咬了咬牙,还是放开他的衣领。

“哈哈,安凛夜,你这个媳妇可是够厉害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戏虐地道。

李阮殊不禁向旁边看去,卧槽!又是帅哥!

“这位帅哥是?”李阮殊是极度颜控,尤其见到帅哥,就完全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只见安凛夜眼神一暗,一把牵住李阮殊的手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地道;“没办法,我选的女人。”

“哈哈哈,真不容易,能让你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冥王殿下,内子让您见笑了。”安凛夜故意说道。

李阮殊在旁边一门心思想要挣脱他的手,一听他说这话立马炸庙。

“我就问你要脸不!要脸不!谁是你内子!你不是说告诉我真相吗?”她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脸庞绯红,这让她照比那些鬼众看起来要生动很多。

就好比她身后的女鬼虽然冷艳但是看起来就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苍白,毫无生气。

李阮殊的灵动模样让她此刻看起来非常美,身上暗红色的长袍甚至都明亮起来。

“什么真相?”冥王不禁问道。

安凛夜看着李阮殊的表情忽然变得诡异起来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这可是你非要让我说的。”

李阮殊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只见安凛夜一脸认真严肃的看着冥王。

“殿下,她已经怀上了我的骨肉,此番她就是来寻找这个真相的。”

李阮殊的脑袋就像旁边的鬼众一样炸开了锅,只听鬼众中有的诧异,有的不解,更多的是道喜祝贺安凛夜双喜临门。

“你开玩笑的吧?”李阮殊愣愣地问道,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没有开玩笑,你这里有我的骨肉。”安凛夜指着她的肚子,一脸柔情似水地说道。

“不可能,我都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睡过你!”李阮殊一下跳开好远,就像花花公子提裤子不想认账似的。

安凛夜皱眉看着她,随后宠溺的一笑道:“娘子,这件事咱们还是私下说吧。”

“别介啊!没想到安爷是这样的人!”一旁的牛头起哄地说道,马面一脸厌恶的伸手戳了戳他,提醒他不该说的别说。

李阮殊听到牛头的话,脑筋一转连忙跪在冥王面前。

“冥王殿下,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这个——这个鬼,他是把我哄骗来的,是他用了什么妖术让我有怀孕的假象!他这是霸占民女的行为!”她说的声情并茂,甚至还掉了两滴眼泪。

冥王好歹也是个官,自己搞得这么苦情他是不会不管的。

果然冥王表情疑惑的看着安凛夜,李阮殊抿嘴一笑,看那个死鬼怎么办人鬼殊途,他竟然骗自己来跟他成亲,真是笑话!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