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

更新时间:2020-09-10 11:27:59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 念生 著

连载中 苍云寂,苏陶陶 腹黑古言小说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男女主是苍云寂苏陶陶,是由网络大神念生最新连载中的一本佳作。先帝早崩,稚子当国,摄政王苍云寂辅政,权倾朝野,偏帝幼,摄政王昏庸,造反之辈频起,众人都等着摄政王篡权夺位。却不想高调奢华没内涵的摄政王大人却跟在新封的瑶光郡主屁股后面去破案了。摄政王缠上苏陶陶了,苏陶陶十分苦恼,偏偏这位指名道姓:除了苏陶陶,谁都不行!可破案就破案,您能不能先放下手中的武器?稚嫩的皇帝抓着某人的裤脚嗷嗷大哭;“干爹!陪苏陶陶那女人探案比尊享皇位还爽吗!朕还小啊!摄政王大人慈爱的摸着小皇帝的脑袋道:乖,你只是长得矮

精彩章节试读:

苏陶陶原本觉得,兰计财的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复杂,不过就是有人想要借故陷害苏攸宁罢了,但越到后面,她便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凶手想要陷害苏攸宁,不过是顺手而为。

但有些问题,直到兰同生落网她都没有想清楚,反而是苍云寂到来的那一刻,她忽的就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是以苍云寂这么一问,苏陶陶顿了半晌,用极快的速度将整件事情在脑中理了一番,这才看向众人。

“陶陶,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呀?”秦羽是个急性子,忍不住催促她。

苏陶陶点了点头,看向苍云寂,却见那男人已然半眯着眼,抚着怀中的猫十分尽兴,她想了想,还是将话头传向了秦海书道:“大人,将兰家夫人请上来吧。”

已有人将兰家夫人带了上来,她看起来惊惧万分,一脸呆滞之相,被人按着跪到了地上才恍然回神,登时大喊:“大人,民妇冤枉呐!计财乃我亲儿,十月怀胎而来,民妇怎会丧心病狂杀害于他!苏家这是冤枉啊!大人,你要为民妇做主啊!”

“是啊,陶……郡主,这虎毒不食子,兰家夫人又怎的会杀害自己的亲儿子?”秦海书也是想不到因由,看兰家夫人那哭天喊地的模样,一时间也觉得苏陶陶弄错了。

苏陶陶却是冷笑一声,应和着:“是啊,虎毒不食子,可兰夫人,你是虎,还是狼呢?”

“你……你血口喷人!人人都知计财是我的儿子,更知我对他向来疼爱有加,我如何要加害我自己的儿子,你……”

兰家夫人似有些癫狂,她看看苏陶陶,又看了眼苍云寂,“你不过是为了讨好摄政王往我身上泼脏水罢了!苏陶陶,你说,你是也不是!”

她这话出口,秦海书先吓了一跳,匆匆瞥了眼苍云寂,又呵斥她:“你这刁妇尽会胡言乱语!来人!给我堵上她的嘴!”

“慢!”苏陶陶挥手制止了衙差,见苍云寂半眯的眼睛已经全眯上了,心中排腹了一句说道:“既然兰夫人要说我血口喷人,那我就给你个明明白白,待我说完,我们再说是谁血口喷人。”

见她这般笃定,秦海书倒生出了几分冷静来,看来苏陶陶的确不是为了摄政王而胡乱冤枉人。

他暗暗点点头,给了苏陶陶一个眼神,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只是眼睛一直瞄着苍云寂不放。

“兰夫人,那我们从最开始说吧。”苏陶陶背脊一直,背过了手去,“从发现兰计财的尸体开始。”

“尸体为何出现在河边暂且不论,先说死因,兰计财是被人摁入洗漱盆中而亡,其间或有挣扎,而他指缝中残留的金漆也证实了这一点,当时我就在想,兰计财力大如牛,喝了酒更是野蛮,究竟是谁能够有力气将他摁入盆中?”

“呵,那你觉得我一介妇人就有力气了吗?”兰夫人冷笑了一声。

“当然没有。”苏陶陶耸了耸肩,“但若是他自愿呢,兰夫人?”

“自愿?”秦海书身子往前一探:“怎么个自愿法?”

“就是心甘情愿的,让兰夫人将自己摁入水盆中啊。”苏陶陶轻笑了一声,挑了挑眉。

兰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但很快又被愤恨和屈辱所代替。

苍云寂此时却倏地睁开眼睛,手腕一动,那扇子应声而开,他怀中的白猫似乎也被惊扰了一般,有些不悦地喵呜了一声,肥嘟嘟的爪子将耳朵一盖,又睡了过去。

随后他懒洋洋地说道:“哎呀,这倒是有意思了,想听。”

苏陶陶看过去,就见这男人冲她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轻浮之相,倒……倒是怪好看的……

苏陶陶朝他乖巧一笑,步子移了两步走到兰夫人身后,这才开口道:“检查兰计财尸体时我便发现兰计财后背有很多伤痕,那些伤痕有深有浅,有新有旧但绝非毙命,一开始还挺纳闷的,直到我在兰计财房间找到了一物。”

苏陶陶冲秦羽一扬下巴,秦羽立刻将那本册子拿了出来,越过自家父亲干巴巴的目光交到了苍云寂手中。

苍云寂倒是接过去了,但只翻了两页就牙疼般嘶了一声,随后将那册子往秦海书桌上一扔,略有些头疼的扶着太阳穴:“嘶……有趣,真是有趣呀。”

秦海书迫不及待将那册子拿了过去,只翻开一页便脸色大变,老脸一阵青一阵红的将那册子扔了下去,厉声道:“这这这……这等污秽之物,怎的能出现在公堂之上!”

苏陶陶无辜的耸了耸肩:“大人,稍安勿躁,这册子,就是兰计财为何心甘情愿赴死的因由啊。”

自诩清高的秦大人一脸茫然,可其余几人却都已经明白了过来,就连秦羽都恍然大悟,激动地说道:“陶陶,你的意思是说,兰计财之死,是为了寻求书上那种……那种……刺激?”

苏陶陶一笑:“对了,就是为了寻求刺激。”

她将那册子重新拾起,轻车熟路翻到某一页,往秦海书公案上一放:“大人且看,这便是缘由。”

秦海书一看那互相鞭打和捂着口鼻的小人儿,瞬间又是老脸一红,转过身去默默念叨了好多句罪过罪过。

苏陶陶忍不住一笑,解释道:“此种现象,称为恋痛癖,主人公通过施加和接收疼痛而来获得快感,兰计财这人变态一些,除了鞭打,还喜欢通过窒息达到快感,只是他没有想到,他最为信任的兰夫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杀死他。”

“你胡说!你胡说!你血口喷人!胡言乱语!我怎会干出如此下耻之事!苏陶陶,你们杀了我的儿子,竟还想坏我名声,我跟你拼了!”

兰夫人听到这里已经是恼羞成怒,凄厉地叫了一声后便向着苏陶陶冲了过来,只是她刚碰到苏陶陶的衣角,便被秦羽一脚踢开了。

秦羽将胡搅蛮缠的兰夫人控制住了,苏陶陶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来说说,我为什么说,兰夫人才是凶手吧。”

“是啊,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兰夫人挣扎着,向着兰同生跪着的方向喊:“他才是凶手!他才是啊!他都承认自己是凶手了!”

苏陶陶冷笑,懒得搭理她,她一个眼神,秦羽立即将人交到其他人手中,从怀中掏出个纸包交给了苏陶陶。

苏陶陶将纸包打开,乍一看看不到什么东西,等秦海书凑近一看,才发现那是半截指甲,以及一节短小的红色细线。

“这指甲是从兰夫人房中洗漱的地方找到的。”苏陶陶捏起半甲给兰夫人看了一眼,又捏起那半截细线,“这是我在兰计财身上找到的。”

兰夫人大骂:“你竟偷偷进我房间!”

苏陶陶理所当然道:“怎么叫偷呢,我光明正大进去的好不好。”

“这两者有何关系?”秦海书急忙追问。

苏陶陶耐心道:“这指甲上有凤仙花残留的红色,在兰家,除了当家主母,丫鬟是没有胆子敢涂染指甲的,所以这半块指甲,该是兰夫人的吧?嗯……应该是,左手食指?”

秦羽去看兰夫人的手指,却被她捂在怀中死活不给看,奈何抵不过秦羽的力道,还是被他给抽了出来,一看,秦羽惊喜道:“左手食指,果然!可是陶陶,你怎么知道是左手食指?”

苏陶陶一笑:“再次检查兰计财尸体的时候,我发现他寝衣的肩膀位置有剐蹭的痕迹,比对他肩膀上的印记,便可推测出这是控制兰计财之时留下的印记,而食指部分力道较大一些,等我再找到这甲片的时候,便有几分明了了。”

兰夫人想要骂人,但此时摄政王大人正听得入神,在她开口之前便淡淡说了一句:“聒噪,捂了她的嘴罢。”

秦羽早就想做这事了,二话不说给她嘴里塞了团布。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