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独宠废后:暴君别克制

更新时间:2020-09-10 10:05:29

独宠废后:暴君别克制

独宠废后:暴君别克制 知栀 著

已完结 南宫枍,宋未挽 腹黑古言小说

独宠废后:暴君别克制是由知名作家知栀最新已完结的一本优质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把小说中的人物描述的极为细腻到位。她这一生做过最好的一场梦,便是他还在,宋氏不曾覆灭。她身处危机四伏的后宫,心却系于别国尊贵的帝王之上。奈何她生性桀骜,周旋权谋逆计,家国情仇烽火天下,她只想现世安稳,能够与心爱之人执手,可偏偏逼她血染双手。很多很多年后,她在史书上,看到关于一段的记载。寥寥数语,几近平淡:“九月,帝派禁卫入宋府,屠杀上下亲眷侍人近百人。因宋氏皇后生死未卜,废。”她则一袭红衣妩媚,红唇启齿,笑得明媚!后来这世间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枍进了正殿就吩咐所有人下去了,他踏着步子缓缓走向没有一丝动静的内殿,绕过精美的屏风正向着床榻靠近。


步子很是缓慢,他在想着,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等会儿要怎么在他身下屈欢求爱。


凤塌上闪闪发光半透的床纱早已放下,若隐若现床纱内躺着一个人比花娇的女子。


他不禁勾起一抹冷笑,后宫的女人不都是装出那么一副样子,可不就是为了侍寝吗?真是虚伪啊!

突然,南宫枍似乎想到什么,脸色蓦然沉了下来,睫毛轻颤。


他轻轻靠下坐在了塌边,静静地看着熟睡的女子,心中莫名有点儿不爽,可是又说不出为什么。


他没有发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躺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墨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他的目光划过她长又卷微憩般的睫毛,红润的小唇瓣,最后目光落在不慎而裸露在外的香肩之上。


惹得南宫枍的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旁边散布着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枕边放着的夜明珠,也比不上她肤色的曳曳生辉。


南宫枍的手轻轻地覆上她的嫩白小脸蛋,他眉心猛的一紧,一抹略略带着涩意的苦笑出现,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今夜鬼使神差地来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征服她而已啊!可是此刻,他在想着什么。他到底是怎么了!


不得不承认,从今日早朝到现在,一日下来脑子里面全装的是这个女人!


翌日,懒懒的阳光透过纸窗映上了宋未挽的玉脸,她微眯着大大的眸子慢慢起身,俨然是一副睡得极为舒坦的模样。


一睁眼,便看见脑袋靠着床木睡着的南宫枍。


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宋未挽扯开被褥,看到自己身上的衣饰还是整整齐齐的,竟然不由得一惊,难道昨夜他就直接睡在这里,没有碰自己?


没有理由啊,这个男人如此疯狂,他这么做又是为何。不管了,他不碰她是他的事,她愿意的时候他不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由于昨夜药效未退,她不想多想,便想唤来竹玉和竹秧进来梳妆洗漱。


可谁知道,叫了大半天也不见有人来,反倒是惊醒了身边的南宫枍。


见到他醒了,宋未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就要下榻。


“你醒了?”南宫枍刚刚睁开眼就看见正欲爬下床的小东西,这不是明知故问道。


南宫枍刚刚睡醒的声音带着男人特有磁性的沙哑,不禁让人心头一震,却是真的很好听。


“嗯。”宋未挽没有与他对视,轻轻地回了他一个单音节。


南宫枍也不知道怎么的,听见她平平淡淡,风轻云淡的回答,顿时想到昨晚的事情,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一抹不快之感。


昨夜她居然喝下安眠药早早睡去,为的就是想让他碰她的时候,她能够不去经历罢了……


为了回避他,她居然真的愿意这样子做!


南宫枍伸手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微眯着眼见状,又伸手将欲要脚落地的宋未挽一把给扔了回床榻里面去。


宋未挽蹙着眉头抬眼看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那种事情,她怎么可以说得出口,难道自己要来问他——昨夜怎么没和自己……


见南宫枍也没有说话,宋未挽转了眸光又想下床,待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皇上,既然您也醒了。那让臣……妾下床吧,我需要洗漱了。”


“宋未挽,昨夜的事情,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跟朕解释的吗?”


南宫枍的黑眸紧紧地看着宋未挽,声音冷到了极点。


听到他的这句话,宋未挽反而想跟他争辩下去了,什么叫做她需要解释,他也需要解释啊!


看着男人气急攻心的模样,宋未挽想,那自己就心平气和地跟他理论,这样最能气他了。


南宫枍此时面色正如霜,阴戾的眼风无声地在昭告他此刻的愤怒。


宋未挽轻挽黛眉,没有出声回他。


南宫枍狠狠地捏上她近在咫尺的小人儿的下颔,“说话,敢做不敢当,现在哑巴了吗?看着朕的眼睛告诉朕都是什么回事!”


大手拂过她的肩胛,按住她,宋未挽感到其上传来一阵阵酥麻之感。


这个可恶男人总是那么喜欢抓住她的下颔,当她是什么?真的太令人讨厌了!


宋未挽抬眸狠狠地盯着此刻怒火中烧,连眼中也盛着满满愤怒的对面人,“臣妾不知解释什么?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南宫枍闻言,没想到她的反应既然如此强烈,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呵……好啊。宋未挽,装傻是么?好一句不知,你就寝前吃了什么,你以为朕会不知吗?要知道,昨夜虽然过了,但是朕想要你随时都可以做!”


听着她淡淡的语气,看着她淡淡的神情,到底是为什么他的情绪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被她所左右。


他突然靠近宋未挽,吮吸着她所拥有的独特的甜美气息,她的气味是独特的,她是一卷书香之气,好闻极了!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难受和你在一起!就算你是一国之君又如何?难道就可以强要别人,这样子和山贼强盗有何异别!”宋未挽小脸上的神情突然有点儿恍惚,眼中流转着盈盈粉泪,可是她却硬忍住始终没让它们落下来。


闻言,南宫枍低低地笑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又忘了他的身份了吗?居然在宫中,还以你我之称!


“朕再告诉你一次,昨夜,朕没有碰你,那现在朕同样可以要了你。”南宫枍嘴角的讥讽格外的刺人眼。


“走开,自己不做还怪我了!放我下去!”宋未挽竭尽全力想要推开他,却不想南宫枍根本没有因为她的挣扎乱动而移动位置。


他抵着她的身体压了下来,宋未挽怒打着他的精湛厚实的胸膛,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南宫枍一把地抓住她的手腕,不容她挣脱。


“放开我,痛——”宋未挽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禁锢她了,她怒叫一声,试图从南宫枍的手中抽出她的手。


在挣扎中,宋未挽的袖子便被扯碎了,衣袖处露出了一大片干净光洁的肌肤,胜似白雪。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