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一姐:阴尸在身边

更新时间:2020-08-14 11:26:46

一姐:阴尸在身边

一姐:阴尸在身边 晴未 著

已完结 余季,白绫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玄幻小说

最新优质小说一姐:阴尸在身边推荐给大家,主角是余季白绫,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相信看过的小伙伴都会喜欢上的。文章内容讲述了我一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拥有恩爱幸福的父母,深爱的男友,无话不谈的闺蜜,然而这一切都在我20岁生日过后,翻天覆地。一个陌生男人总会无缘无故光临我的梦境,似亲密的爱人,又宛如恶魔,突如其来的车祸,不存在的肇事者,鬼气森森的医院,神秘的转学生,以及我突然间似乎拥有了能预测死亡的能力,一系列的怪事接踵而至……一番生与死的纠缠中,我与他……那座南朝古墓,我们在古墓中不慎与大部队走散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阿梦家,已经将近凌晨6点,远处的天空都已经隐隐泛白,提心吊胆了一整个晚上,我却没有丝毫睡意。

“要不今天就先请个假吧,你别去学校了,你这个状态我怕你你会把自己当尸体泡进福尔马林里去。”阿梦一脸忧伤地对我说。“我是说真的!”

我呸了一声:“姐姐我是这么脆弱的人么?”

“我看挺像,昨天抱着我哭了一路的人不知道是谁哦。”

“你走!那啥,对了记得帮我跟余季说一声,我手机忘家里了没有带出来。”

“行,那你一个人在家里没事吧,我爸妈白天都不在。”阿梦似乎有点不放心。

我大言不惭道:“光天化日的我能有什么事。”爸爸妈妈都在医院,我这个时候能不坚强一点吧?必须坚强!

突然又冷不防地想起昨天的遭遇,那些似梦非梦的幻境,眉头顿时又耷拉下来:“阿梦,我最近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你说我要不要找个算命的去算算运势?”

“你不会是撞鬼了吧?”阿梦眼睛一瞪。“施主,贫道看你双眼无神,印堂发黑,怕是近来会有血光之灾啊!”

我望着表情夸张的阿梦,愣是半天都没有笑出来。

阿梦伸出手在我眼前一挥,“喂,我开玩笑的,你别是认真了吧,叔叔阿姨不会有事的,医生都说已经脱离危险了,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么迷信的啊。”

我摇摇头:“不是这件事,我总觉得吧,我好像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

阿梦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半响才咽了咽口水说:“你可别吓我,阿绫,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可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噢,大概是我最近精神不济出现幻觉了吧。”

“你真的见鬼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她,瘪着嘴。“我不知道,所以我得去确认一下。”

阿梦:“好,什么时候需要*,尽管开口,咱俩不要见外。”

我敷衍地点了点头,谁不知道阿梦这姑娘平时看着咋咋呼呼,其实胆子小得不得了,当初明明高考上了医学院的分数线,却硬是报了个冷门的古代文明的研究与传承。

听起来就很不靠谱的专业。

留我一个人在解剖室里跟那些面目模糊的尸体作斗争。

阿梦离开之后,我一个人躺在chuang上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起来,无端觉得四周的空气压抑得让人心慌意乱。

我睡了这么久?

我没想太多,只以为是自己一觉睡到了大半夜,竟然也不觉得饥饿。

我摸黑撑着chuang沿站起来,顺着墙壁找到吊灯的开关,按了几下都没有反应。

一种毛骨悚然的颤栗感顺着脚底向上爬升,我突然猛地意识到我并不是在自家卧室,而阿梦家的吊灯开关并不在这个位置。

所以,我现在在哪里?

我的指尖一片冰凉,每一处毛孔都因为恐惧而微微张开,密闭的空间让我几乎有种窒息的错觉。

我跌跌撞撞地顺着记忆朝门口跑去,握上门把手的那一刻,那小小的金属球却在同一时间转动起来。

我惊慌地松手,双脚却像是粘在地板上动弹不得,只能呆呆地看着木门在我眼前被缓缓推开,湿冷的阴风呼啸而入,像是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带着腐朽的泥土气息。

“唔!白绫……”

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抓住了我垂在身侧的手腕。

“你是谁?”我下意识地挣扎,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

“白绫,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如幽灵一般飘忽不定的声音。“我好冷啊!要不要来陪我啊!”

我被他紧紧地按在怀里,原本的恐惧瞬间被心疼所取代,“求求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这种情绪来得汹涌,却没有任何缘由,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光临我的梦境,如同梦魇一样纠缠着我。

“啧,我恨你,白绫!”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恶狠狠,却又隐藏着浓重的悲哀。

我却只是怔愣,不管怎么努力,却仍是看不清他的脸,只有目光定定地撞进他的眼里,看着里面复杂的情绪,久久说不出话。

男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低下头,用力地咬在我的颈侧,我只感觉颈边一麻,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空气中霎时间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瞬间抓紧,疼痛让我的大脑如同灵光乍现,猛地清醒过来,与此同时,空气中那股腥甜味也消失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好好地躺在chuang上,手里紧紧地拽着一个抱枕,窗外是一片绚烂的霓虹晚霞。

又是一个梦?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底倒映着不敢置信。

敲门声突然响起:“阿绫,你还睡着么?”是阿梦。

我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应了声:“我在。”说完便拖着沉重的身体站起来,打开门。

“天啊,你上辈子猪头转世吧,居然睡了整整一天?”阿梦指着饭桌上早已凉透的早餐,很是诧异。“连饭都没吃一口?”

我无辜地看着她:“我太困了,就一直没醒来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阿梦打量了几眼,目光落在我的肩上,我疼痛的那个位置,突然指了指:“你这里怎么了?”

“什么?”

“这里!”阿梦比划了一下脖子的位置,“受伤了。”

我一惊,连忙用手指按了按,没什么感觉,但指尖却分明印着一点尚未干透的血迹。

“怎么看着像个牙印?”阿梦惊奇地凑近我,艾1魅极了。“你别是趁着我不在出去偷吃了吧?”

“我没有!”我没有继续搭腔,背上却浮上一层冷汗,苦笑道:“阿梦,看来我是真的见鬼了。”

“哈?excuse me?”

“我决定了,找个大师给我算算,你有认识这方面的专家么?”我拽着她的手,一脸奔溃的表情。

阿梦的脸色变了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咬了咬唇,将近来的遭遇挑肥拣瘦地跟她说了一遍,最后又补上一句:“这次我是认真的,不开玩笑。”

“噢。”阿梦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知道的,学我们这个专业的,多多少少会接触到一些民间的奇闻异事。”

“不是研究古代文明的么?”我哭笑不得。

“说白了就是些乡间野史,什么东西都要知道一点。”阿梦无所谓地摆摆手,又说:“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专家,我还真认识一个。”

“那赶紧带我去见见!”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极度郁闷。“最近这几天晚晚都做噩梦,快把我整疯了。”

阿梦同情地拍了拍我,“别急啊,这种事情急不来,要不最近你就先住在我家吧,等叔叔阿姨出院了你再搬回去。”

我犹豫地点点头:“也好,晚上陪我去医院看看他们吧?”

“好。”阿梦一口应下。“对了,今天余季也没有去学校,他室友说他周末回家之后就一直没回来,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吧?”

我突然有点不安,却没有表现出来,“那你陪我先回去一趟,我收拾点行李搬过来。”

“走走走。”阿梦一把揽过我的肩,扯着我出了门。

我们随便在路边找了家店子吃了点东西,填饱了我空虚的胃,这才启程回家。

家里还维持着我昨晚出门前的凌乱,手机被我匆匆忙忙地丢在玄关的鞋柜上,我拿起来按了按,屏幕亮了一下很快又黑屏了。

“没电了。”我耸耸肩,也没在意。

“快把你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我飞快地将衣物和一些日用品收拾好,又看向父母的卧室,想了想说道:“你等一下,我帮我爸妈收拾点东西带到医院去。”

阿梦点点头,自顾自地戳着手机,也没理我。

“我找你来是来帮我忙的好伐,居然坐着玩手机,还有没有一点爱心?”我一边抱怨一边拧开了父母卧室的门,闷热而压抑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偌大的卧室里一片漆黑,厚重的窗帘拉得密不透风,我打开大灯,目光落在地板上的一个石膏头像上。

我皱了皱眉,盯着那个石膏头像看了一会儿,只觉得这头像雕得太过细致,那眼睛像是真的一样,就这么隔着不到两米直瞪瞪地看着我。

我妈是搞艺术的,所以卧室里摆着这种东西我也不觉得奇怪,但是我扫了两眼,总感觉有点不太舒服,便匆匆移开了视线。

“阿绫,好了没有?”阿梦在客厅唤道。

“来了!”我大声应道,随便拿了一些日常用品,然后从衣柜里翻出存在以及信用卡,便重新带上了门。

“就这么点?”阿梦盯着我手里的袋子问道。

我点头:“正医院里什么都有,缺什么到时候再买就好了。”

“啧啧,真是土豪。”

“少来,快走吧,医院里还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

之前我在医院里留的是阿梦的号码,让医生有什么紧要事打她的电话联系我,不过阿梦说一整天都没有接到医院的电话,我也放心下来,想来父母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我和阿梦将我的行李衣物放回了她家,又匆匆忙忙打车赶到医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