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灵异历险记之天地阴阳

更新时间:2019-12-06 05:29:33

灵异历险记之天地阴阳

灵异历险记之天地阴阳 狼牙儿 著

连载中 楚义良,程晋 灵异小说短篇言情小说

男女主是楚义良程晋的小说,灵异历险记之天地阴阳是由网络大神狼牙儿最新连载中的一本佳作。本作为灵异历险记的前传,主体思维依然是灵异框架,贯穿道德和世俗情感,开篇前几章节灵异剧情较少,以叙述回忆某事,之后的内容都是灵异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楚灵拿回家以后,研究了一整天,都不明白什么意思,于是灵机一转,干脆把重要的抄下来,以便以后研究。等《修仙简》还给李俊以后,没过半年,李俊突然搬迁走了,据说要搬去洛阳,后来就没有消息了,那份《修仙简》也没了消息,本来一开始想从李俊那里买过来,但是李俊不肯。

自从楚灵记录了《修仙简》以后,就经常研究里面的内容,把药馆的生意和家里的事情都忘了,老婆唠叨一点就收敛一下,不过幸好大儿子年长,能帮点忙,不然真糟透了。而楚灵心里也是清楚,他并不是搞研究搞得走火入魔,而是因为自己已经年老了,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探讨出《修仙简》里的内容,能不能自己尝到成果不要紧,为自己孩儿和家人才是重要的。

终于有一天,楚灵有了新的想法,他不再研究《修仙简》里各种神器的灵气和相互作用,也不研究书中所说的阴阳界如何运用等等,而是干脆先去找《修仙简》里面所说的阴阳界入口。

说到《修仙简》,里面所记载到,是传说中的在阴间和我们生活的凡间相隔之处,会有一个阴阳相错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凡间和地府的临界点,也可以理解为从凡间进入阴曹地府的入口,因为,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死了的人才能进去,一些法术高强的人,能利用魂魄出窍进入阴曹地府,而这个《修仙简》里所说阴阳界,则是可以凡人的身躯进入的通道。而这所谓的阴阳界,分布在世间不同的地方,但是也不是到处都有,得仔细寻找才能找到。所以楚灵就开始着手寻找这个地方,他每天拿着罗盘和特制的佛香,按照书中所说的位置和方向,从自己家附近的山林开始游走寻找。

这段时间,楚灵的生活比较繁忙,既要照顾家里,又要不忘抽继续寻找传说中的阴阳界,而对于这些,楚灵的家人都表示不理解,觉得这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地方,对楚灵的举措颇有微词,甚至连邻居都认为楚灵疯了。

对于家人和世人的异样目光和看法,楚灵心里是有压力的,甚至也有过放弃的念头,因为寻找了快半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但是楚灵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他觉得这《修仙简》的内容一定不会有错,而如果每个人都持着怀疑的态度,那《修仙简》里的内容,就永远得不到证实,不单是《修仙简》,对于世间所有未知的探索,都是这样,道听途说,或书中道理,不经过实践,就是空话一席。

不经不觉,楚灵已经快把东城的所有土地都走遍了,都走到隔壁城去了(旧时候城镇等管辖面积不如现在广阔),依然没有找到书中所说的阴阳界入口,有几次,楚灵手中的佛香有了动静,一直往一个地方飘去,而罗盘也突然一动不动的指着同一个方向,但是,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某一天,在楚灵寻找到百般无奈的时候,打算打道回府算了,此时他正路过东城西南边的归燕山,这归燕山自古以来就很少人来这里,因为这归燕山的范围有两三平方公里大,附近都是野林荒草地,围着中间部位的两座小石山,石山不是很高,相当于现在建筑物的十层楼不到的高度。这里到了冬季的时候会有很多北方的候鸟飞到这里过冬季,就算平常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鸟在这里栖息,到了冬季太阳出来的时候,更是充满各种鸟类叽叽喳喳的叫。

归燕山有一条附近村民开发的小山路,是用于平常进去砍柴或者放野的,这路继续走下去,可以拐到另一个地方再回到东城,只不是绕很多路,而且路不好走,所以一般也很少来到这里,包括放牧砍柴的,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一直以来都传说这里闹鬼,所以甚少人来这里。

有件事情大概五年前,当时村里有户人家,家里有两老带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大儿子,最小的女儿十二岁,大女儿十七岁,儿子最年长,叫,当时已经十九岁。那时候是中秋过后的季节,天气已经开始有点凉风,那天,大女儿和大儿子一起去归燕山砍柴。

大儿子和大女儿的关系最要好,大儿子叫阿文,大女儿叫阿秀,两人虽然经常互损又打打闹闹的,但是很有默契,很快没事儿感情很好,可能是年龄相近吧。

那天阿秀提议说去归燕山砍柴,认为那里的树木较多,现在又是秋高气爽,很多树木都已经干枯了,可以多砍一点,而阿文虽然是同意,但是却有点不满。

“你倒说的轻松,可要*背着回家呀。”阿文边走边说。

“嘿,你一个大男人的,这么点小事儿还跟自己妹妹计较?”阿秀拿着一根随地捡起的小树枝轻轻戳了戳阿文说。

“说得倒轻松,你来背啊,到时候回到家,又得说是你提议来这里砍柴的,都是你这臭丫头的功劳。”阿文被阿秀戳痛了,躲开一旁指着阿秀骂道。

“把柴砍回去,爹娘也赞你本事呀,真小气!哼,爱去不去!”阿秀一甩手就嘟着嘴加速走向前去。

“喂!你这臭丫头。”阿文马上追上去。阿文虽然经常和阿秀斗气斗嘴,但是每次都在最后关头让着阿秀,只要阿秀一委屈或者一哭泣,阿文就马上依着阿秀,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好啦,好啦,这么小气,有意思吗?”阿文追上去对阿秀说。

“哼!”阿秀盯了一眼阿文,然后继续走路,只是脚步慢了下来。

“好啦,好妹妹,别生气了,时候不早了,等会儿要天黑了,赶紧砍柴回去吧。”阿文看了看天色又看看阿秀说。

阿秀:“还说说,都怪你,叫你早点来你不信,现在天黑的早了。”

阿文:“你这么凶,真像个管家婆,小心嫁不出去,要*们给你寻媒人牵线。”

阿秀:“你就不想被人管着,大粗人,哪个女的喜欢你?”

阿文:“美娟咯,你瞧瞧人家,嘿,多娴熟……”

“哈哈,哈哈,果然如此,你真的喜欢人家美娟哦?”阿秀指着阿文兴奋的叫着。

“少来,我……我是叫你学人家做榜样……为……为你好啊。”阿文顿时脸都红了,说话结结巴巴的。

“哈哈哈哈哈,我哥喜欢美娟,哈哈哈哈,我哥喜欢隔壁村的美娟!”阿秀一边跳着一边跑,高兴的喊着。

“喂!你这丫头,小声点啊!”此时的阿文已经脸红的爆炸了。

不经不觉,阿文和阿秀这两兄妹已经沿着小路走进了归燕山里面。

“好啦,这次真重啊,嘿。”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砍伐并整理,阿文把一大捆干柴扛在肩上。

“哥,小心点,你真逞强,还真的绑这么一大捆的柴。”阿秀跟在阿文后面扶着柴,这平常虽然打打闹闹,但阿秀还是很关心阿文这个亲哥哥的。阿文平常虽然有点呆板和不靠谱,但有时候认真起来还是让人另眼相看的。

“天这么快就黑了,还真是入秋以后日子短啊。”阿文看了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那我们快点走吧,要不你累了让我背一会儿。”阿秀说道。

“你哪里背得起这么大捆柴,这柴很多已经干枯的,虽然不重,但是太大捆的,你呀,还是别掺和了,把要背驼弯了的话,嫁不出去可就麻烦了。”阿文边走边说。

阿秀:“你就这么想我嫁出去啊?是我平常和你顶嘴太多了,所以想我快点嫁人是吧?”

阿文:“什么嘛,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难不成一辈子守在家里?人家笑话啦,不过,得看得到好人家才行,否则,要是委屈你了,哥可不愿意。”

看着阿文背着柴走在前面的身影,阿秀忽然感到一点点心酸,是呀,女子始终要嫁人,离开从小到大生活的环境,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近一点还好,要是嫁得远,生活习俗不习惯就一回事儿了,回家还千里迢迢,平常还有很多生活的琐碎事情,婆媳矛盾等等,这一切,只能留在心里沉淀,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增加了想念家时的百感交集,这种处境,不是随便可以体会得到的,只有自己知道。

天色慢慢的暗下来了,归燕山的范围内由于树木繁多而显得更加阴暗,阿文和阿秀眼看差不多走出归燕山了,阿秀怕黑,而且这里又是荒山野岭,她巴不得快点走回家去。

身后不远的的归燕山山体林立在丛林中,仿佛是两个巨大的怪兽跟在后面一样,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在丛林中发出奇怪又恐怖的叫声,几只蝙蝠在灰黑的上空来回飞翔。

忽然间,阿秀感觉到心中一震,然后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让她的全身一阵鸡皮疙瘩起来了,由不得打起寒战来。

阿秀感到很害怕,然后赶紧扶着哥哥阿文的手,并故意找话题和他说话。

阿秀:“哥,你说今晚娘煮了什么菜呢?”

说完以后,阿文并没有说话,只顾着向前走路。

“哥,你听到没有啊?”阿秀再次问阿文,可是阿文依然没有反应,像机械一般的背着柴向前走,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阿秀说的话。

这情景可让原本就感到害怕的阿秀更加感到诡异了,于是,阿秀又问阿文,而且声音提高了点,并且稍微低下头看了看阿文。

“别说话,走。”阿文突然说话了,但是没有看阿秀。

阿文这么急促的一句话,虽然打消了阿秀刚才的疑惑,但是却马上给阿秀另一份紧张的情绪,她原本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妥,但是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阿文这么一句话,就让阿秀的错觉增添了一份实在感。

“唦唦唦、唦唦、唦唦……”身后突然传来轻轻的声音,很奇怪,听起来忽远忽近的,好像就在身后,好像又是后面很远传来,似乎是有人在后面摇晃着树枝,又像是踩踏着地上的树叶发出的声音,可是这一路走来,这小路上都基本上是黄泥地,树叶和树枝非常少,这声音,不是从身后的小路上传来的。

这唦唦的声音还没消失,紧接着又传来好像有人叹息的声音,一阵一阵的,有时候拉长着,有时候很短暂,听着让阿秀害怕极了,她就是感觉到后面有东西跟着他们,非常真实,于是阿秀打算回头看看到底什么回事儿。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短篇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