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风水师怪谈

更新时间:2019-12-29 06:38:38

风水师怪谈

风水师怪谈 牛仔西部 著

已完结 陈西凉,武静芳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腹黑霸道总裁小说

主人公是陈西凉武静芳的小说叫风水师怪谈,是网络作家牛仔西部最新已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我师承道家,却有着佛祖的仁慧,我捉鬼降妖,却渡不尽魑魅魍魉,这半生,我都在争斗,与天地,与人鬼。恐怖的坐蜡童子,邪恶的蛇鼠龙头,诡异的血敌双煞,它们将黑暗与噩梦泼洒在了这片大地,我要与之对抗,因为我是陈西凉,我是老烟鬼的徒弟,我一名不折不扣的阴阳风水师!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听了老烟鬼的这番话,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目不转睛的看向了那三盏长明灯。

用幻魔鬼虫的血液炼制成的灯油,能叫人产生恐怖的幻觉,这听起来太过不可思议,但刚才的一幕幕可都是真实发生的,我再一次感受到这座古墓的凶险之处。

可以想象的出,若是一般人进入墓穴,率先会遭遇铜尸,好不容易把这祸害给杀了,然后呢,直接就出现了幻觉,恐怕来多人都不够死的。

这墓主够阴险,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我不禁发问,幻魔鬼虫是什么东西,老烟鬼讲道,这种生物寄生在一种性质极阴的乌木之中,这种乌木叫做鬼蜮乌木,早在唐宋时期就已经灭绝。而幻魔鬼虫主要靠鬼蜮乌木中的阴气生长,即便是成熟体也只有米粒大小。如果按照一定的比例,将幻魔鬼虫的血液融入灯油,再以秘术炼制,其燃烧的气味就能叫人产生恐怖的幻觉。

幻觉并不是凭空生出的,是一个人在特定的环境中,心里面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在这不知底细的汉墓里,没有哪个人能不紧张,所以只要产生了幻觉,将会极其可怕。

反过来说,如果在青天白日,自己在家里吸入了这种气味,顶多看到屋舍倒塌,鸡鸣狗吠,太吓人的场景根本不会出现。

幻由心生,你不往那方面去想,绝对不会着道。

《述异记》中有云:“北方有鬼,鬼蜮成川,米粒小虫覆之,吞吐阴霞,以术数相摩,令人心肝碎裂,幻梦便是大恐怖!”

这简单的一句话,便阐述了所有,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中庆幸,幸亏被搭救的及时,不然的话,我必死无疑了。

“老烟鬼,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这里太诡异了。一会儿指不定还得出现什么。我观气术还没练成,阴阳数术更是一窍不通,在这里只能托你后腿啊。”我哭丧着脸,说的都是大实话。

老烟鬼冷哼道:“你小子也有害怕的时候,但眼下的情况,我还真没法抽身离开,这墓主先用三尸回阳阵聚阳,墓穴中又有这么多猫腻,咱们要是走了,万一出现变故,那整个李庄都会大乱,到时候不知要死多少人。以我之见,你把你那害怕的情绪收起来,跟着为师一路前行,把墓主从棺材里掏出来,胖揍一顿,解除了危险咱们再离开。”

我差点一**坐在地上,把墓主胖揍一顿?这家伙死了两千多年了,不知吸了多少阳气,万一打开棺材,人家又复活了可怎么办?

这买卖太险,我根本不能同意。

岂料老烟鬼用短戈一敲我**,盯着我的眼睛,严肃说道:“西凉,你得明白阴阳风水师的责任,也要知晓我对你寄予的希望。咱们此行,虽然危难重重,但决不能退缩,阴阳风水师,一是通彻阴阳,引领鬼怪上路,二是评断风水,给活人营造出更好的生活环境。我们既要管死人的事,又要管活人的事,我们生存在活人与死人之间,是一条引渡的大船,也是一座巍然不动的石桥,所以,咱们必须前进!”

我眯起了眼睛,忽然感觉心中沉甸甸的,第一次质问自己,走入这个行当,到底是对还是错。虽然自己还没有成年,但老烟鬼的话我全能理解。阴阳风水师游走阴间与阳世,引渡冤魂,拆解风水。所作的一切都是在造福社会,这个责任很重,几乎压垮了我的脊梁,但此刻我想到了一句话,那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果这世上多一些我们这样的人,那么整个社会是不是就会安定很多。

坐蜡童子,蛇鼠龙头,血敌双煞,铜尸,盗墓贼,一桩桩一件件,就跟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中旋转,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忘却了恐惧和不安,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走!”

我就说了一个字,体内的鲜血都要沸腾了。

老烟鬼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但这黑灯瞎火的,他一笑,把我的搞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俩走进了中室,因为核桃手串就带在我的手腕子上,所以长明灯的香气没办法再干扰我了,我借着烛火的光辉环顾四周,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听老烟鬼讲过,汉墓中所随葬玉器,陶器,铜器,竹木器,其中以玉器为代表,也就是说,汉墓中玉器很多,这又是个火洞子,没被盗掘过,数量一定可观,但是现在我一块玉都没瞧见,不仅有些怀疑起来。

我没敢告诉老烟鬼我的想法,因为我们来这里可不是来盗墓的,我要是老惦记玉器,这老家伙还不一短戈捅死我。

这时候,我发现了中室内除了先前被发现的石质桌椅和陶器餐具外,竟然还有一个石磨与一口灶台。

正前方就是石壁了,没有了前进的道路,我不禁一愣,这不对啊,应该还有后室与耳室才对,这里又没有墓主的棺椁,总不能是一座空坟吧。

老烟鬼一脸平静的在中室转悠,并不去触碰这里的物件,他肯定也发觉了蹊跷之处,随后就拿出了白玉罗盘,跟随者指针,他来到了那个石磨近前。

我不解的看着他,难道这个石磨有问题?!

“根据这座墓穴的范围,以及殉葬品的价值来看,这个墓主并非大富大贵之辈。但懂得三尸回阳阵的主儿,绝不是一般人。”老烟鬼收了罗盘,从布兜子里拿出一道镇煞符,刚贴到磨盘上,腾的一声就燃起了火焰。

我心中大惊,这磨盘上的煞气已经浓郁到了这种程度,普通符纸都难以对抗了。

“你说有没有可能,三尸回阳阵是别人帮助墓主设置的?”我若有所思的问道。

老烟鬼摇摇头:“这种阵法必须本人亲手布置,因为吸纳的阳气要灌溉在自己的身上,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三处**和七处阳穴,阳气聚拢而来,顺着阳穴汇入,从而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所以只有自己才知道自身阳穴的位置。”

没等我接话茬,他一指这个磨盘说道:“以为师的观气术都看不到这磨盘上的煞气,但镇煞符却无法抗衡,只能说明,在磨盘下镇压着一处煞泉。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墓主的葬身之地就在咱们脚下!”

我一愣,当然知道煞泉是什么东西,煞泉乃是阴煞的汇聚点,形成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脉络,就跟泉眼一样,能源源不断的提供煞气。

“既然墓主在咱们脚下,那怎么才能下去?”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到任何通往地下的道路。

老烟鬼看向了那口灶台,缓缓摇了摇头,眼睛逐渐眯成了一条缝,突然说道:“这磨盘应该就是机关所在了,但是无论谁触碰到这东西,都会被煞气冲体,咱们还不能轻举妄动。”

我看向了石磨,心说这难道又是一处反盗墓机关吗?若磨盘里真的暗含机关,一经启动,就会释放大量煞气,一般人肯定受不了。

“那怎么办?!”我很钦佩墓主的手段和智慧,但同样也鄙视着。

老烟鬼冷冷一笑:“不就是煞气么,老夫这大半辈子竟跟这玩意儿打交道了。西凉你听好,一会儿我推动磨盘,你来协助我破煞。”

说着就把腰间的布兜子递给了我,并且交代了破煞的步骤。这是我第一次实际操作,心中既躁动又紧张,可千万别搞砸了,不然的话,老烟鬼肯定翘辫子。

我在布兜子一划拉,先抓了一把坟头土,丢在磨盘上,而后在灶台旁边点燃了三株香,这是镇魂香,也就安神香,用鸡睢,黑狗血,香灰,三者融合在一起,晒干后炼制而成的。

撒坟头土是为了安稳煞气,点香是在祭拜墓主的英灵。虽然我们不是盗墓贼,但也在干盗墓贼的活计,所以必须要提前客气客气。

老烟鬼开始推磨了,我想起了隔壁王婶家的驴,就听石磨滚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动静,一股股阴冷的煞气可就冲了出来,我虽然看不见煞气的形态,但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那种脊背发凉,如坠冰窖的感觉太熟悉了。

同一时间,我就看到那个灶台忽然一颤,连带着整个石室都晃动起来,就跟拉开了一扇尘封已久的闸门一样。

灶台开始像平行方向移动,一个通往地下的缝隙,一点点的开启。

我可没忘记自己的使命,见煞气冲天,赶紧丢出一把五谷,五谷聚阳破煞,紧接着将一道银白色的符箓拍在了磨盘上面,口中念诵:“

收摄阴魅,诸患弥平,敢有违逆,天兵上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轰的一下,这道破煞遣兵符爆开,四面八方立即刮起了旋风,好像有天兵过来相助,我感觉自己周围的煞气一下被驱散了。

嘎吱,嘎吱,嘎吱吱!

老烟鬼卯足了劲头,猛推下去,磅礴的煞气就跟决堤的洪水般涌现,不过有破煞遣兵符的功效,十去了七八。

最后就听轰的一声,那个灶台彻底挪移了地方,露出了一个向下的幽深洞穴!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3. 腹黑
  4. 霸道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