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妻异事

更新时间:2020-08-15 03:37:28

鬼妻异事

鬼妻异事 曲神 著

已完结 白初一,颜如玉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

《鬼妻异事》主角是白初一颜如玉,由网络大神曲神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一年前,外婆给我找了一个鬼妻,说是帮我挡煞,从此在我身边总会发生一些怪事!一年后,回村清扫房子,遭遇井中厉鬼缠身,恐惧再一次将我吞噬……

精彩章节试读:

老式煤油灯有灯罩,一般不容易熄灭,可是真的很奇怪,两盏灯同时熄灭,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黄伯很快又把灯点了起来,继续叫着:“陈小花,快回来,你的魂快回来……”

所谓的叫魂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大半夜的,我们在坟前叫一个死人的名字,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要不怎么说死人钱不好赚,想赚这种钱,首先得有过人的胆量。

我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忍不住问黄伯:“老伯,要叫到什么时候,咱就不能聊聊天吗?”

黄伯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娃子,你不懂,咱们既然拿了别人的钱,就要尽责,昧良心的事咱可不做,耐心等着吧,叫到后半夜就差不多了!”

我一听要叫到后半夜,也不敢再问了,害怕等下黄伯让我叫,那就尴尬了。黄伯一遍又一遍叫着二婶的名字,而我呢,就蹲在一旁发愣。

昼夜温差太大,一到了晚上凉嗖嗖的,再加上身处荒郊野外,时不时吹来一阵阴风,我是一刻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黄伯叫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他蹲下来递给我一支烟说:“来,娃子,抽一口吧!”

我本来已经好久没抽烟了,但我现在,应该是非常需要这玩意儿的。刚把烟点上,黄伯对我说:“娃子,挺冷的,要不你回去拿几件衣服来?”

我正想答应,黄伯摆了摆手说:“还是算了,你去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东西能烧,生一堆火暖和暖和。”

我看他是怕了,他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原来胆量并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我拿着一盏煤油灯去附近找树枝,好在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树林,里面有很多柴火,不大一会儿就捡了一大捆。

回来我们将树枝点燃,这才感觉暖和了一些,黄伯一边围在火堆前取暖,嘴里一边在叫着二婶的名字:“陈小花,你的魂快回来……”

就这样听着黄伯一声声叫着二婶的名字,我渐渐垂着头睡着了,但是在荒郊野外,根本睡不好,一睡着身体就失去重心往一旁歪,而且会做噩梦。

不大一会儿我就醒了,黄伯还坐在火堆前叫着二婶的名字,听上去已经有气无力,他见我醒了,笑了笑跟我说:“娃子,没事儿,困了你先睡会儿,这里有我呢。”

我的确是困了,即便寒风刺骨,我仍是躺在地上睡着了,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我是被黄伯叫醒的,他拍着我的肩膀叫我:“娃子,快起来,有情况!”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抬头一看,果然有情况,前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片火光。

荒郊野外的,突然有火光,着实有些吓人,但我不打算去看,明知道不对劲,傻乎乎的过去说不定正好中招。这火光实在是诡异,大半夜应该不会有人在这里生火,要说是什么人故意吓唬我们,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于是我跟黄伯说:“老伯,差不多咱们就收工吧,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黄伯摇了摇头跟我说,时间还没到,一定要到后半夜才能离开,否则发生了什么事,对我们都不好。

随后黄伯让我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虽然很不情愿,但黄伯咄咄相逼,不去也是不行,于是只好咬了咬牙缓缓靠过去。

起初,风不大,但我还没走到那团火跟前时,风越来越大了,一时间飞沙走石,迷了我的眼睛,等我揉揉眼再次定睛去看时,发现那团火与我之间的距离似乎没有变过。

我不信邪,加快脚步继续朝火光走去,片刻后发现,无论我走的有多快,我与那团火的距离始终不会发生变化。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换做常人怕是早就吓破胆了,我自认胆子大,心却也跳到了嗓子眼。

转身回去之后,我建议黄伯跟我回去,我们怕是遇到脏东西了,然而黄伯态度坚决,他说一定要时辰到了才能回去,不管发生什么事,装作没看见就行了。

话说这样说,可明明看的很清楚,又怎么能装作没看见,那团火距离我们不过十几米而已,奇怪的是,我怎么也无法靠近它。

黄伯继续叫着二婶的名字,我蹲在他身边,尽量不去看远处的火光,但还是会下意识的看上一眼,隐隐约约,我似乎看到火光旁边有个人影。

常听人说,夜里容易撞鬼,鬼能变化出许多奇怪的东西,有些甚至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我们真的撞鬼了不成!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刚过,距离后半夜还有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需要保持冷静,否则遇到突发事件根本反应不过来。

随着黄伯一遍又一遍叫着二婶的名字,坟头上的大公鸡开始不安起来,似乎要挣脱绳子,翅膀不停地扑打着。

过了一会儿,大公鸡头一歪,忽然没了动静,这时黄伯也不再叫了,他上前查看了一下大公鸡,转过头对我说:“这公鸡死了,怕是被你说对了,这里不干净,咱们回去!”

于是我俩站起来就往村子里走,头也不敢回,为了给自己壮胆,我一边走一边哼起了小曲儿,这时风更加大了,风从背后吹来,似乎还夹杂着另外一个声音。

黄伯好像也听到了,他问我:“娃子,你听到了吗,是不是有人在哭?”

我的确是听到了哭声,只是没敢说出来,黄伯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没有听错,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什么也没说,只是加快了脚步。

黄伯见我加快了速度,也急忙小跑跟过来,我俩约摸走了五、六分钟的样子,黄伯忽然扯着我的衣服下摆停了下来:“娃子,不对劲啊,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村子里?”

他不说我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时抬头一看,村子就在我们前面没多远,漆黑一片,距离似乎一点没有变动。

我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吓的魂不附体,二婶的新坟就在我们身后。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