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权路红颜

更新时间:2019-08-28 07:29:55

权路红颜

权路红颜 小树 著

已完结 朱大云,杜睿琪 热血爽文

《权路红颜》主要是讲述了主角朱大云杜睿琪之间的精彩故事,剧情发展行云流水般,绝对适合大家阅读。"支教女教师:校长是压在我身上的大山一次进城进修的机会,让乡村女教师杜睿琪获得了进城的跳板,她利用女人的智慧和优势,从此她一步步踏上了仕途。权力的博弈中,她失去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来,他舅,他舅呢?”易海花在人群中寻找着杜秀青的舅舅,“他爹啊,快去把舅舅叫过来!”

“唉,来了来了!”正说着,一位抽着烟的男子走了进来,胡子拉杂,卷着裤腿,脚上还有点点的泥巴。看来舅舅是刚从地里回来的。

在余河乡村,外甥女结婚,舅舅是最重要的人。

中原一带都有这样的风俗,结婚当天,舅舅得背着外甥女上轿。现在虽说不坐大花轿了,但是这个规矩却没有省。

“秀青啊,听妈说啊,从家里出门后就不能回头看了,只能往前看,这样将来你们两人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易海花拉着杜秀青的手交代着,“再就是鞋子不能踩着地面,这里出去是舅舅背着你,到了酒店得踩着地毯呢!记住了吗?”

妈妈的啰嗦杜秀青是领教了的,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朝妈妈发火了,杜秀青在心里对自己说。

妈妈早就对她说了,出嫁那天走出家门就不能回头看娘家,这是家乡这一带的风俗,据说女儿要是回头看了,会带走娘家的好风水,将来让娘家破财。所以也有的娘家人,女儿出嫁那天,只要女儿前脚跨出家门,娘家立马把大门关上,不让女儿把娘家的好风水带走。

“我知道了,妈!”杜秀青挤出一丝笑容说。

“好,知道就好!”易海花听了很高兴。

“华青啊,华青!”易海花又在寻找着杜秀青的弟弟。

“唉!”门外的孩子堆里,杜华青钻了出来。

杜华青比杜秀青小了八岁,今年才14岁,小小的个儿,刚上初中一年级。

今天是姐姐结婚的日子,杜华青向老师请了假,母亲交代要去给姐姐送嫁呢!就为这个,杜华青昨晚一晚都很兴奋。听说姐夫的家里可好了,里面什么都有,而且不能穿鞋进去,只能光着脚进去。

这样高级的房子,杜华青可是从来没有进去过啊!

今天一大早,杜华青就穿上了妈妈买来的最好的衣服,一套西服,还有一双皮鞋,这可是杜华青穿过的最高档的衣服了。

杜华青像只泥鳅一样钻到了母亲易海花的身边。

“来,儿啊,待会儿陪着姐姐坐小汽车去县城的家里。”易海花拉着杜华青的手说。

弟弟跟着姐姐去婆家,这是“送嫁”,在余河一带,也是很重要的习俗。

“嗯!”杜华青看着姐姐使劲点了点头,难掩内心的喜悦。

“秀青,拿着,这是上路钱!”丁志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大红包放在杜秀青的手里,“华青,这是给你的!”丁志华给了华青一个一样大的红包,只是没有给秀青的那只那么鼓。

华青接过红包,笑得很灿烂,双手不停地磨梭着手里的红包。

“舅舅,这是您的!您辛苦了!”丁志华拿着红包对杜秀青的舅舅说。

“嘿嘿,这个……”舅舅本想说不用了吧,但还是高兴地接了过来。

“好,发财发财!”易海花看在眼里,高兴地说道。

别人家嫁女儿这个上路钱都是新娘子争着要来的,丁志华却是主动给,而且看起来给得还挺多的,易海花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看来女儿真是找了个好人家哦!易海花悄悄地把杜华青拉到身后,收走了杜华青手里的红包。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

“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秀青往门外走去。

“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

“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

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

上了车,杜秀青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

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

“听说秀青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

“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

“哎,秀青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

“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

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秀青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

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秀青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秀青的眼里,是他!朱大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秀青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

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

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

杜秀青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

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大云美好的记忆啊!

当初朱大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秀青没有想到的。

对于朱大云的执着,杜秀青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

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秀青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秀青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

那天,杜秀青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

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

“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

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

“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

“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

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

“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

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

“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

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

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

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

“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

“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

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

“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

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

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

“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

“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

“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

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

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

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

“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

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