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子规啼

更新时间:2020-09-10 12:00:13

子规啼

子规啼 荷包蛋 著

已完结 赵郢安,七月 古言小说短篇言情小说

男女主是赵郢安七月的小说,子规啼是由网络大神荷包蛋最新已完结的一本佳作。七月是冷宫不受宠的公主,出嫁被羞辱当日遇见自己的盖世英雄。他心有所爱,原以为日久能生情,可她却忘了,他们之间最大的沟壑来自于她的身份——前朝公主……

精彩章节试读:

七月死后的第三个月,一座新的宫殿在原来的断壁残骸上破土而出。

殿中刻画雕彩,锦幔珠帘,穷极纨丽,只是赵郢安从未赐给哪个妃子去住。

七月死后的第八个月,柔儿生下一个女儿,她极不满意,瞧也为瞧一眼。

赵郢安抱着小小的公主,耳边再次回响起那早已在自己脑海中循环往复了数百遍的话。

“陛下,我们要有小公主了。”

赵郢安的眉间生出一缕愁,若是她还在,如今也该到了生产之时了吧。

柔儿急不可耐的养好身子,她要受宠才能有孕,有孕才能生下太子,生下太子她才能成为皇后。

七月死后的第三年,柔儿依旧没有生下太子。

可宫里的女人却开始像御花园里的花一样多,百花争艳,各尽其妍。

她从这些女人身上惊人的发现了共同之处,她们无一例外的像七月。

尽管这些女人一直没能逾越她的位份,她也一直是这后宫中最受宠的女人,可是她知道自己输给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

她知道赵郢安总是一个人坐在崭新的甘泉殿,有时候一坐便是一整天;她知道赵郢安会在宠幸那些女人时去寻找七月的影子,然后在她们的身上驰骋,在她们的耳边低唤着“七月”。

她恨,可是她也兴奋。

输给一个死了的人有什么可伤心的呢?输给一个活着的人才叫人头疼!

更何况她也不算输,是她亲手了结了那个女人。

这些年,但凡得宠些的,或死或废,即便是那个女人的影子她也不会让她们幸免。

宫里不再有同七月相像的女子,于是赵郢安便出宫去寻。

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七月好像还在,他的心才会好受那么一时半刻。

赵郢安这一次走的很远,他下了江南。

七月曾说,她如果离开皇宫,想要有一处宅子,自给自足,自生自灭。

初听这话赵郢安用身体的契合狠狠的惩罚了七月,那时候他只以为自己是厌恶她有了自己想法,却没意识到他分明是在害怕。

印象中赵郢安见七月画过那样的宅子,三间小舍,低矮篱笆,门前是四季开不败的红梅,空中飘着江南特有的琼花。

此时,正是琼花盛开的季节。

大片大片的琼花开出雪白一团,有诗云:蕃釐观里琼花树,天地中间第一花。此种从何探原委,春风无处著繁华。

赵郢安未免劳民伤财,并未大张旗鼓,只带了几个贴身侍卫,临时通知了扬州巡抚,吃住也不十分挑剔,纵观行迹倒是与寻常出游的公子哥儿无异。

“公子,前面有家茶舍,我们在此处歇歇脚如何?”贴身的太监故意放粗了嗓子提议道。

赵郢安点点头,在茶铺随便寻了个位子坐下。

“掌柜的,沏三壶好茶!”

等茶的光景赵郢安便四处打量着,这茶舍虽然简陋,但却寻了个好地方,此处日光清澈,人来人往,在此歇脚又能见杨花从枝头徐徐落下。

既做了生意又赏了风景,可见这掌柜的是个极其有心的人。

眼见落英缤纷,赵郢安嘴角带着微末笑意,心下想:有如此景致也难怪她愿意寄居江南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短篇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