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少帅腹黑妻

更新时间:2020-09-10 12:27:31

少帅腹黑妻

少帅腹黑妻 妙不可言 著

已完结 沈哲,薛尚妙 腹黑短篇言情小说

男女主是沈哲薛尚妙的小说,少帅腹黑妻是由网络大神妙不可言最新已完结的一本佳作。薛尚妙逃了一年的婚,结果还是栽在了沈哲手上。薛尚妙:少帅,无爱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沈哲:会做就行。

精彩章节试读:

薛尚妙并不觉得沈哲喜欢自己,出奇了只是有些赏识罢了,见他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不愿退婚,郁闷不已。

只是固执如薛尚妙,依旧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众人不知,只看到他们出双入对,均面露喜色,觉得摆酒的日子不远矣。

现在只要薛尚妙一出门,家里人就会问:“又去跟沈少帅约会啊?好好玩!”

薛尚妙解释到最后都懒得理了,任由他们兀自幻想。

转眼到了惊蛰,空气中刺骨的寒意终于变得温顺起来。薛尚妙早前跟五姨太去裁了好几身旗袍,迫不及待地就兜上了。

早中晚的温差极大,所以大多数人也没敢就此把大衣收进去。薛正扬作为一个深谙养生之道的“老中医”,更加注重保养,除了厚棉衣基本还是冬装,跟薛尚妙基本处在两个季节。

“你这就穿了一层?”薛正扬看见薛尚妙旗袍下摆露出来的白生生的小腿,顺手拿着自己的痒痒挠去刨了一下。

薛尚妙一把揪过来,恼道:“我刚买的玻璃袜,挠破了怎么办!”

玻璃袜这个东西薛正扬也不陌生,家里的女人基本都爱穿,他曾经还以为是玻璃做的,没成想是那么薄薄一层,总觉得这东西是个鸡肋,穿跟没穿有啥区别?

薛正扬见她这时节就穿这么薄,苦口婆心道:“你这出去还不得成了冷冻火腿肠,好歹加条秋裤。”

“我加了。”薛尚妙说着用指尖将玻璃袜揪起来一点,里面倒真有一条肉色的裤子。

可薛正扬怎么瞧怎么冷,觉得女人就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不过你要拧着他们穿得跟熊一样,一准跟你着急。

“怎么今儿没跟沈少帅出去?”薛正扬转移了个话题。

薛尚妙当即放下手里的书就起了身,“我差点忘了,这就走了。”

她忽然又自然的态度,让薛正扬都分辨不出到底真的假的,不过这么大个人总不至于丢了,便没打破砂锅问到底。

薛尚妙出了门,就放缓步子自己溜达。

中午的太阳正好,走得久了还觉得有些热。薛尚妙在茶馆里喝了会茶,沿着街边的商店一家一家逛。

这一带的商店都比较旺,车如流水马如龙,穿梭着各式各样的人,潮流和传统掺和在一起,矛盾又和谐。

薛尚妙没人跟在身边帮衬,所以忍住了买东西的冲动,只是一路闲逛。

旁边的实木门向外打开,扇出来一阵淡淡的木香气,几个姑娘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薛尚妙嗅了嗅鼻子,抬头看向上面的牌匾。

“余香?卖香水的幺?”薛尚妙朝玻璃窗看了一眼,见柜台前面摆着大大小小的盒子袋子,好奇之下走了进去。

屋子里四处弥漫着干净柔和的香气,不禁令人浑身放松。薛尚妙沿着柜台看了看,后面一个短头发的姑娘不知是老板还是柜员,笑着开口:“小姐想看看什么香?我们这里香料香膏都有。”

薛尚妙恍然明白,抓起柜台上装好的香包闻了闻,问道:“这里边装的什么香料?”

熏香不似寻常物,用得不对于身体也无益,姑娘知道客人们都有此顾虑,所以耐心解释:“这里边主要是龙脑冰片,甫以晒干的花瓣,气味不是很浓,可以常年放在衣柜里驱味。”

薛尚妙拨开香囊的绳结看了看,觉得这家老板用料挺讲究,又听到对方说:“我们东家是专门学制香的,一应禁忌也都会在包装上写明,小姐可以放心。”

薛尚妙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见后面墙面上挂的证书一类东西,觉得颇为正式,好奇道:“我还不知道还有专门教授这个的,跟中医是不是也不差多少?”

“现在都流行外国进回来的香水香粉,许多人都嫌古法的香料用起来麻烦,学这个的人也就少了,我们东家也是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找着了人。”

薛尚妙点点头,微趴在柜台边,指着里面相中的小香盒。她虽然是留洋回来的,可也不爱用洋货,她觉得外国的香水主要用来驱味,国内的门道就多了,大多是生香,意义不一样,味道也有差别。她嫌香水太刺鼻,寻不到合适的香就自己配一些薄荷丁香什么的,提神又醒脑,无意中找到的这家店倒是颇合自己胃口。

薛尚妙正在手腕上试香膏,短发的姑娘看到门外进来的人,瞬间漾起了更加柔和的笑意:“怎么九爷肯放你出来了?”

“九爷”这个名号太响亮,放眼越州也没人敢再称,是哪位自不必说了。薛尚妙心中微动,下意识就转身看向来人——那位让大名鼎鼎的鸿门蒋九爷变成宠妻奴的蒋太太。

对方穿着红色毛呢长裙,红润小巧的脸显得年纪稚嫩,正嘟着粉红的小嘴抱怨:“我都快闷死了!就他事多,才一个多月能有什么事!”

“一个多月才要谨慎,你啊就是恃宠而骄,关心你还关心错了?”柜台里的姑娘一边说着,一边不忘招呼着薛尚妙选香。

蒋太太见薛尚妙在看香膏,有些兴冲冲地指了指其中一支介绍道:“那支加了白芷当归,鼻子不通的时候用最好!”

“蒋太太也懂香?”

对方听到薛尚妙一语就道破自己身份,不由一愣,却没有表现出警惕,而是有点呆呼呼的,“咦?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亮了?”

她的样子就像蹲在枝头歪着脑袋的小麻雀,两只眼睛呼扇呼扇的,透着一股子懵懂的傻气。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这位怕是已经开始犯傻了。薛尚妙掩下泛起的笑意,点头道:“蒋九爷名声在外,蒋太太可是越州女子都羡慕的对象呢。”

蒋太太捧着脸笑:“羡慕我做什么!”可那笑得快要不见眼的样子,明明就是幸福得冒泡。

薛尚妙不禁噎了一下,觉得这一波恩爱秀得真是“润物细无声”。

蒋太太大概是因为怀孕被蒋九爷管束得久了,如今出门就像放飞的鸟,叽叽喳喳起来没完,对薛尚妙这个“知音”也颇为热络,最后干脆一摆手道:“哎呀你直接叫我符黛或者黛黛都行,蒋太太叫起来好老,我才不要!”

蒋太太的名头还能不要的?真是任性。薛尚妙挑挑眉,默默地给蒋九爷点了一支蜡。不过她也有心想跟符黛结交,所以面对符黛的主动就没有回避,对自己的身份也没有隐瞒。

不过薛尚妙可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沈哲的未婚妻,只是架不住符黛定义在这一点上。

“原来你就是沈少帅那位逃婚的未婚妻啊!”

符黛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雪亮,好像看到了什么新奇事一样,让薛尚妙一阵阵犯窘。

什么逃婚的未婚妻?!他们又没定过她逃的哪门子婚?!

薛尚妙不知道众人已经传成了这样的故事,不禁更加纳闷。怎么沈哲一点都没听说幺?“未婚妻逃婚”这种说法可是狠狠刮了他的脸面,这男人也太能忍了点。

薛尚妙对符黛的所有幻想都在沈哲的实话实说下破灭了,所以对她和沈哲的关系不疑有他,倒是惊讶于蒋九爷居然栽在了这朵“棉花糖”身上,缘分果然是个奇妙的东西。

符黛成天被蒋楚风霸占着,一只公蚊子飞过来都要拍走,更别提其他活生生的男人了。她人又大大咧咧的,根本就不知道外界还传过自己跟沈哲的暧昧。

薛尚妙心里那一点看八卦的心思,这下彻底熄灭了。

又坐了一阵,薛尚妙正打算告辞,就见一个男人推门进来,黑色的风衣衬得颀长高大的身形令人倍感压力,俊朗的轮廓透着霸气和矜贵,眼神投射过来之际就像雾化了一样,柔柔地铺散开。

“黛黛。”

薛尚妙听到对方一开口,就自然地知道了身份,心里小小地哇了一声,表达着自己见到风云人物的惊喜。

符黛坐在店里的沙发上,似乎是不想走,揪着靠垫的穗子嘟囔:“我才刚出来。”

蒋楚风轻叹了一声,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哄道:“那带你去别处走走?你正怀着孕,闻多了这里的香气也不好。”

符黛听了高兴地点点头,旋即起身攀住蒋楚风的胳膊,看到一旁的薛尚妙,又急忙介绍:“这是妙妙!”

蒋楚风可不知道什么妙妙和喵喵的,只是见她似乎是符黛认识的人,客气地点了下头。

符黛又出言解释:“妙妙是沈少帅的未婚妻,你不是成天跟沈少帅有来往,怎么都不知道?”

蒋楚风心想,在此之前连沈哲自己都没见过所谓的未婚妻,他哪里知晓。不过沈哲近来的行程他倒是知道,不禁对薛尚妙多看了几眼,毕竟不给沈哲的面子的人也很少见。

薛尚妙被蒋楚风两眼瞥得浑身发僵,好在符黛呆不住,急匆匆地催道:“九哥我想吃烤串,我们去江滩那家老店吧!”

“都依你。”蒋楚风说着,拎起她的外套给她穿上,牵过了她的手。

符黛跟薛尚妙摆摆手,“那妙妙我先走了,改日你有时间来家里玩。你的香我都让小倩包起来了,若是用得好,常来拿,不要钱!”

看见她的大方,薛尚妙不禁笑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两人相携出了门,薛尚妙看见蒋楚风自然的保护姿态,暗叹了一句“百炼钢成绕指柔”。同时不禁有些好奇,像沈哲那样的冷面神,将来不知又会因谁而改变成什么样子呢。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短篇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