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半生缘起,半生缘灭

更新时间:2020-09-10 12:06:29

半生缘起,半生缘灭

半生缘起,半生缘灭 夏雷炮 著

已完结 蒋行舟,江妤晚 古言小说短篇言情小说

热门短篇类小说《半生缘起,半生缘灭》,主角是蒋行舟江妤晚由知名网络作家夏雷炮创作。她怀着六个月大的孩子,满心期待。却被他硬生生的灌下堕胎药,将孩子挖了出来……然后她疯了,最后他也疯了……

精彩章节试读:

  江妤晚是被痛醒的,四周剧烈蔓延开的疼痛,宛如汹涌的洪水般,朝着她铺天盖地的包围而来。

  她有意识时,第一时间摸向自己那隆起的小腹。

  腹部却一片平坦,江妤晚呆住了。

  孩子,她的孩子呢?

  回想到昏迷之前蒋行舟命令下人对她的所作所为,江妤晚的脸色骤然惨白,眸里翻腾起恨意和痛意,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出声,“蒋行舟——”

  尖叫声惊动了门外守夜的下人,江妤晚的贴身丫鬟小碧迅速地推门进来。

  见江妤晚捂住胸口,悲痛欲绝的模样,小碧吓住了,迅速地跑到她的面前,“小姐,小姐,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本想安慰,可心里却是十分的心疼。

  她家小姐,名门千金,在蒋行舟这里却一点都不被当回事!若不是她们被限制了自由,她早已经冲回江家告状去了!

  “我的孩子呢?蒋行舟把我的孩子抱去哪了?”江妤晚在听到小碧说起“孩子”时,脸上激动狰狞,像疯了一样抓住小碧的手腕,不停地摇晃。

  她的双手指甲盖早已经被蒋行舟的人生生拔下来了,这样一用力,手指顷刻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再加上她此刻的披头散发,简直形如鬼厉!

  “小姐,你别这样……”

  小碧不忍,可是江妤晚却红着眼睛,“你说,说我的孩子现在到底在哪里!”

  “小姐,孩子……孩子已经被大帅命人取出,挖了心脏给红珠小姐做了,做了药引……”小碧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去看江妤晚。

  “你说什么!”

  江妤晚如遭五雷轰顶,眼底里是死寂的绝望和猩红,“我的孩子……真被做了药引?”

  小碧掉着眼泪,不敢出声。

  蒋行舟……真是好狠的心!

  江妤晚再也无法再平静,她踉跄地从床上下来,强忍着腹部剖腹取子的刀伤,疯了一样朝着红珠所在的房间冲过去。

  小碧拉都拉不住,急的也只好跟上,“小姐……”

  滔天恨意支撑着江妤晚,她冲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就瞧见蒋行舟端着一个碗,小心翼翼地给顾红珠喂着药。

  药引,孩子的心……

  “我的孩子,孩子——”她疯了一样冲过来,抢过那药碗,“心呢!”

  江妤晚猩着一双眸,手中的药碗直接砸在了蒋行舟的身上,“孩子的心呢?孩子呢?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顾红珠一副受惊的模样,蒋行舟将她护在身后,冷漠地吐出这两个字。

  “死了。”

  江妤晚的眼泪直接从眼眶中滚下来,“蒋行舟!我跟你拼了!”

  说着,她整个人扑了过来,叫喊着要跟他同归于尽,却被蒋行舟一把给推开。

  “江妤晚,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本帅!居然敢在本帅的面前放肆,来人,把夫人给我押到柴房里面去!”

  话音一落,他的两个士兵便进屋过来。

  江妤晚一个刚刚剖腹取子,还惨受他折磨,元气大伤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两个士兵的对手?

  “蒋行舟,顾红珠,你们不得好死!”

  她癫狂的,不顾形象地诅咒,但最后还是被士兵给拉走了……

  而她这么一闹,蒋行舟也没什么心情,嘱咐莲心好好照看顾红珠后,他便转身离开。

  顾红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脸色跟着冷了下去。

  “她怎么还没死?”

  身边的丫鬟道:“她被剖了肚子,元气大伤,撑不了多久的……”

  顾红珠这才冷哼一声,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养神。

  ……

  蒋行舟来到关押江妤晚的柴房门前,支退了两个士兵后,他一双黑色皮靴,肃冷杀伐地踏进了柴房。

  原本目光毫无焦距的江妤晚在看到蒋行舟的那一瞬间,立即攥紧了拳头,眸里染着滔天的恨意。

  “江妤晚,到现在为止,你还不承认你的过错吗?”

  面对蒋行舟的质问,江妤晚突然癫狂的笑了,不顾腹部发疼,恨声道:“是,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是我找人侮辱的顾尔曼,是我给顾红珠下的毒,你满意了吗!”

  她现在是明白了——

  只是死死地盯着他,在看了好一会儿后,她意识到了,她从来都没有走进这个男人的心里。

  他心里只有权,杀伐天下,征战四方。

  唯一的一点情,也给了别人……

  “江妤晚!”他怒不可遏,猛地大步上前,一把将她给抓了起来,大手掐住她纤细的脖颈。

  “你以为本帅不敢杀你吗!”

  看他一副咬牙切齿,恨意滔天的模样。

  江妤晚讽刺般的笑了,“你蒋大帅有什么不敢的,你连一个未足月的,你的亲生孩子都敢杀,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既然恨我,那你杀啊,你杀啊!”江妤晚以前是不敢和他对着干的,总觉得他一身戎装,肃冷之戾气太过明显。

  更觉得他是高高在上,杀伐的将才,可现在她连死都不怕,又怎还会怕他?

  蒋行舟看着眼前几近癫狂的女人,胸膛里的怒火不停地翻涌起伏。

  他的手指骤然一收,她惨白的脸便在他的注视之上,一点一点的涨红。

  “杀了我!”她呼吸逐渐急促,“顾尔曼是我找人去害的,你不知道顾尔曼死的有多痛苦吧,她是你最喜欢的女人……我告诉你,你不杀我,就算你救活了顾红珠也没有用!”

  “只要我一天还是大帅府里的夫人,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的那些小妾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

  她的孩子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她不是蒋行舟的对手,现在被关在柴房里面,什么都做不了,也回不去江家了。

  她最后一丝期待都没有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就在江妤晚以为自己要被他给活活掐死的那一瞬间,他却突然松了手,将她狠狠地甩在地上。

  “你不想活,但本帅偏偏就不给你这个痛快!江妤晚,本帅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蒋行舟眼底有浓浓的厌恶和恨意,江妤晚悲极生乐,扯着嗓子哈哈大笑起来——

  “蒋行舟,你蠢,你真蠢!”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短篇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