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总裁,别高高在上

更新时间:2019-12-09 19:54:25

总裁,别高高在上

总裁,别高高在上 夹竹桃的花粉 著

已完结 李健康,季青

《总裁,别高高在上》主角是李健康季青的小说,是由大神夹竹桃的花粉著作的一本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内容讲述了被男友和闺蜜联手背叛,她气不过去找了一个鸭子,再见面鸭子摇身一变成为了高高在上的首席执行官。偏偏白莲花闺蜜又想故技重施,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回她要先下手为强。

精彩章节试读:

“季小姐。”季青听见尤佳莹喊她。

季青转身,有些讪讪的:“哦,我随便看看。”

“把衣服脱了吧,我开了暖气。”她把一个药箱放到贵妃榻前的茶几上。

季青刚把西装脱下,她很快接过去从衣柜里拿出衣架挂好,还仔细地用手掸了掸。

从她这个举动季青几乎可以肯定,叶南城和她之间绝对不会是朋友关系那么单纯。

她帮季青的伤口做消毒处理时,季青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独特的香气,季青在叶南城身上也闻到过,只是更加馥郁,熏得季青昏昏欲睡。

“你脸上和脖子上的伤是被人挠的吧?你和人打架了?”她微微蹙眉。

“我是被人打了。”季青很无辜地回答。

她打开一瓶淡黄色的药膏在季青伤口上仔细涂抹,从这个角度季青看到一个小巧的十字架挂饰在她深深的乳 沟间晃动。

季青咽了口唾沫,想到了叶南城说的“女人的本钱”,眼前这个女人应该属于很有本钱的那一类,只是年纪似乎不轻了,尽管保养得很好,可眼角仍有浅浅的鱼尾纹。

“你和南城是什么关系?”她忽然问。

季青的思绪正在神游,冷不丁被她这一问,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什么关系?这个问题问得真有水平,连季青也无法正确地问答。

“哦,昨天晚上海天国际有个酒会,我很荣幸地成为了叶总的舞伴。”

“酒会?没听他说起过。”她手下突然用力,疼得季青尖叫一声。

门外蓦然响起由远至近的脚步声,接着有人轻轻地敲门。

她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句“有那么痛吗”这才走过去开门。

“她怎么了?”季青听见叶南城在问。

“没什么,可能是药膏浸到伤口痛。”

“哦,我看她的伤口有几道比较深,会不会留下疤痕?”他问这话的声音很低,季青竖起耳朵还是听清了。

“怎么?你信不过我的医术?”这口吻怎么听起来有股子老坛酸菜的味道。

“信不过你?信不过你就不会开一个多小时的车,专程来挂你美女医师的急诊了。”叶南城调侃说。

“口甜舌滑。”尤佳莹嗔道。

季青收起耳朵暂时性失聪了,这一男一女明明就在打情骂俏嘛,当她是空气啊?

擦完药季青回到客厅,叶南城正靠在沙发上喝酒,翘起二郎腿闲闲散散的样子,像是在自个家里一样随便。

“叶总,我想回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季青特不想留在这个女人的家里。

“那我送你走。”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表情淡淡的。

“季小姐,你当开车不累啊?”尤佳莹从睡房出来,语带不满,“这一来一往的光耗在路上的时间就是3个多小时,南城不休息好哪有精神开车?他明天上午还要开会。”

“没关系,我下午可以休息。”叶南城说话间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尤主任,半夜三更来打搅你真不好意思,叨扰你休息了。”季青趁机作离别赠言。

她完全忽视季青的存在,对着叶南城叮咛道:“南城,开车当心点,如果困了就把车停路边休息。”

临走时,她给了一盒药膏给季青,交代季青每天早晚涂抹伤口,盒子上无药名无生产厂家也无生产日期,毕竟是往脸上抹的东西,季青多问了一句:“尤主任,这是什么药呀?怎么连个说明书都没有。”

“这是我家里祖传的秘方,市面上不会有卖的。”她沉下脸。

“那能不能再多给我一盒?我有个朋友脸上也划伤了。”季青很不识趣地说。

“哦,南城,我差点忘了,你的衣服。”她像是忽然想起似的,撇下她们去了卧室。

季青讨了个没趣,怏怏不乐地低头盯着鞋尖。

“如果不是我的关系,你连这盒药膏都讨不到,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排队挂她的专家号吗?”叶南城在旁边说。

“多少人?”

“没有一百个也有七八十个吧。”

季青咂了咂舌,牛逼哦,人生得美,专业又强,难怪傲兮兮的,人家有傲的资本嘛。

“况且这药很难配的,工序太复杂。”

季青正要答话,尤佳莹抱着衣服出来了,把叶南城的西装递给他后又给了季青一件米色的小外套:“季小姐,外面天凉,我看你的身材和我差不多,你将就穿着走吧。”

季青接过外套看了看,面料高档裁剪一流,不用猜肯定是大牌,浅浅笑着又递了回去:“尤主任,我哪有您的好身材,再说这样的高档货我也穿不习惯,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

季青的不识抬举令尤佳莹很不痛快,绷着一张脸再不拿正眼看她青,倒是叶南城和她说了几句笑话,她的脸色才缓和一些。

出门的时候,叶南城把西装扔给季青,季青很领情地马上披在身上,等电梯那会儿,季青总感觉后面有人盯着季青,回眸一看,尤佳莹站在防盗门后面,看季青的眼神里有不屑,轻蔑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东西。

季青冲她嫣然一笑,故意把叶南城的西装裹得更紧了。

她阴着脸,“呯”地把门关上。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叶南城似笑非笑地瞅着季青。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电梯来了,季青抢先一步走进去。

天下乌鸦一般黑,冷漠高傲如叶南城,一旦有女人为他争风吃醋,恐怕也是沾沾自喜的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