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快穿之寻夫之旅

更新时间:2019-12-09 23:09:33

快穿之寻夫之旅

快穿之寻夫之旅 昭和 著

已完结 萧然,林牧晓 腹黑

快穿之寻夫之旅是昭和最新已完结的穿越小说,主角是萧然,林牧晓,穿越层层位面,只是为了寻找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夫君,不懂什么系统君的古人,看小小古代女子怎样在不同位面中找到属于自己夫君的灵魂碎片!。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推荐给喜爱阅读的小伙伴们!

精彩章节试读:

萧寒冷漠的站在那里,眼中似乎乘不下任何一个个人,也似乎是看不到林牧晓眼中炽热的感情。

看到萧然特别的冷漠,林牧晓有些委屈像是一腔热血被泼了冷水。也就灰落的低下了头。

空气突然安静,谁也不敢先开口,谁也不敢先行离开。

当初最先开口嘲笑林牧晓的那位女子似是想起了最先的话题说到:“林牧晓在皇后的宴会上哭,这可是不详之举啊,丞相大人您说是吧。”

林牧晓抬头看看那个开口是黄衣女子,对她很是熟悉但是想不起来这是谁家的女子,眼中划过一丝怒火,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名黄衣女子,并不开口说话。

黄衣女子刚说完话,感觉背后一凉似乎是感受到了杀气,但环顾四周似乎并未为有什么不妥之处。

感觉四周并无异样,然后就含情脉脉的看着面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萧寒。

可是萧寒并未将目光放在黄衣女子的身上,确切的说,听完黄衣女子的话,萧寒并未有任何反应。

看着萧然并未把自己的话当回事,黄衣女子有一些羞愧,无地自容,之后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又抬头看着前方的林牧晓,眼中带着得意。

但是看着林牧晓自信又似笑非笑的神情,又有些摸不清。

听到黄衣女子说完话之后没有回应,与她一起的京城贵女们都没有想到,但也不想就这样放过林牧晓。

林牧晓是将军之女,身份比她们尊贵,整天就舞枪弄棒,做着她们想做却又不能做的事情,他们既事羡慕又是嫉妒,所以总想找着麻烦。

旁边一位红衣女子对黄衣女子说到:“妹妹,这可不能怪牧晓姐姐啊,人家可是将军之女,从小接受的都是一些舞枪弄棒的,这些女子教养什么的可不能勉强人家。”

红衣女子说的话虽说是帮林牧晓解释,可是字字都在嘲讽着林牧晓没有教养,不知礼数。说完,红衣女子还用手绢捂着嘴笑了两声。

与她一起的人们听完红衣女子说的话,也同红衣女子一样呵呵的笑了起来。

听着她们嘲讽的笑声,林牧晓抬头看看一直站在那里的萧然,看到萧然依旧纹丝不动,心开始揪揪的疼。

林牧晓不知道的是,在林牧晓看不到的地方,萧然用力攥紧了自己的手,手心被自己掐出了血迹萧寒都没有一丝感觉。

萧寒只知道自己心里憋的特别难受,看着自己的小娇妻被这些人给排挤成这个样子,等到回去以后有他们好看的,不过不是现在,自己一定要忍住,忍住。萧寒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一定要绷住。

然后落在林牧晓眼中的就是,萧寒并不把她放在心上,冷漠,是林牧晓现在最大的感受,在这群人中,林牧晓在乎的只有萧寒一个人,至于那群人林牧晓就当他们不存在,更不用说她们说的那些话了。

林牧晓有些凉了心,萧寒这辈子都不拿自己当回事,对于她于对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林牧晓站在那里想了想,后来决定,林牧晓只当上辈子是场梦,一场美丽的梦,现在这个样子,这辈子还是当路人最好,对彼此都好。只要萧寒还活着,比什么都好,不是嘛。

想通这些之后的林牧晓惨淡一笑,转身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落寞的回府。

可是沉浸在伤心的林牧晓并没看到转身之后,萧寒眼底的愤怒与凉意。萧寒心想,我的小娘子自己疼还来不及呢,居然让你们这样对待。看着林牧晓悲凉的背影,萧寒再一次握紧的拳头,然后转身而去。

那些京城贵女们很是诧异,先是林牧晓居然从头到尾都不理她们,然后是莫名奇妙的丞相大人,今天一直是冷冷的,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感觉到在林牧晓离开后,周围的空气更冷了一层,似是能吃人一般。

之后的宴会并没有被这个小插曲给影响到,还在继续,那些人们都在虚伪的寒暄着。

回到府中的林牧晓躺在自己的chuang上,想着今天的萧寒。看到萧寒的那一刻,天知道她的心是多么的激动与欣慰,要不是有人在,要不是萧寒没有记忆,林牧晓早就冲上去抱住萧寒永远不分开了。

可是今天的萧寒似乎比上辈子还要冷上几分,今天的他一股生人勿近的态度,看到自己都没有什么反应,似乎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想到这里,林牧晓的心又开始疼了,痛彻心扉怕是就是现在吧。捂着心的地方,林牧晓突然哭了出来,放声大哭,林牧晓从上一世萧寒去世后都在也没有哭过,现在的她痛彻心扉的哭了。

心太疼了,原来不被心上人放在眼里的感觉这么难受啊。

林牧晓哭着哭着累了,抱着被子睡着了。

等到林牧晓醒的时候,刚入夜,也是,中午回来的时候林牧晓就开始哭,等睡着的时候也刚下午,睡了一下午也该醒了。

林牧晓坐起来看着窗外的月亮想想最近一阵的经历,感觉像是做梦一样,自己与萧寒的过往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呢,林牧晓有些搞不清楚。

想的林牧晓有些头疼,林牧晓决定不想了,是梦又怎样,是真实又怎样,现在就已经这样了,又能怎样呢。

突然林牧晓想着今天那群“苍蝇”说的话,说自己只会舞枪弄棒,不会女红之类的话,突然林牧晓想安静下来了。

于是林牧晓突然安静下来,她要改变一下。拿出放在角落的的女红,林牧晓开始静下心来学习这些。

于是这两天的林牧晓变得文静多了,行事也没有以前鲁莽,把自己关进房里细心学习女红,两耳不闻窗外事。

在房间里专心学女红的林牧晓也不会知道那些讥讽她的贵女第二天都纷纷病倒在chuang。

事情来的突然也很怪异,经过一番打听。人们发现这些人在宴会那天都嘲讽过林牧晓,所以京城的人们都怀疑林牧晓。于是京城开始传言,林牧晓霉运附身,所有在她身边的人都会倒霉,林牧晓对此嗤之以鼻,并不在意,清者自清,不必辩解什么。

猜你喜欢

  1.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