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灵异侦探

更新时间:2020-08-15 00:18:21

灵异侦探

灵异侦探 永远十七岁 著

已完结 莫邪,宋丽玲 热血爽文灵异小说

《灵异侦探》主角是莫邪宋丽玲的小说,是由大神永远十七岁著作的一本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内容讲述了我名字叫宋丽玲,目前任教于光华高中一年孝班。在当今科技发达的现代,仍然有一些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有办法去了解,去面对这些事,因此这些特别的人,我们就叫他们灵能接触者。

精彩章节试读:

曹川民见谢中天说出自己的观点后,好奇的这么问道,而谢中天则回答道:“因为我从朱妈妈及你的叙述之中感觉到他对宋老师一直是有相当的敌意,而且我觉得这种敌意似乎并不是在案件发生之后才有的,而是在之前。”

“你说的没错,明德兄,你这个员工的直觉还满敏锐的,有没有意愿让他去当警察呢?”

“曹督察你太看得起他了,他只不过是瞎蒙上的而已,况且办案讲究的是逻辑及证据,太过依赖直觉的话是很容易坏事的。”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我觉得对一个警察来说,有着敏锐的直觉往往是能事半功倍的,当然,讲求逻辑及证据也是很重要的,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那么你是依照直觉还是证据来认为高信忠有嫌疑呢?”

“事实上当年高信忠议员来警局替高伟国的尸体确认身份时,我就觉得他似乎知道一些事。而当他知道宋家一家惨死的情况时,我也直觉的感受到他似乎并不意外,所以我认为宋家一家的死他就算不是犯人,恐怕也是知情的。但是当时因为许多的证据都指向案子是高伟国所为,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往他那里查下去了,一直到后来我查出高伟国有见血就会晕倒的体质时,我才赫然想起他涉案的可能性,而他如果的确涉案的话,那宋小姐她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了。”

“嗯,因为她当时很有可能看到了凶手的模样。”李明德此时再度摸了摸下巴,继续若有所思的道:“若是宋小梅恢复了记忆的话,那她便能指认谁是真正的凶手。现在案子虽然已过了十四年,但还在追诉期内,只要有能取信于法官的证据的话,一样是可以重新开启这件案子的。”

“那这样一来宋老师不就危险了!”谢中天紧张的道:“如果宋老师的记忆恢复的话,那她就可以指认出真正的凶手,所以真正的凶手一定会想尽方法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而最好的方法是………”

“杀人灭口。”

李明德加重语气说出这一句话后,转头对曹川民道:“曹督察,不知你是否能帮忙………”

“李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督察室只能管理内部的事务,并无权调动警力。而且我们和警局内部一向……我算是关系比较好的了,所以才能请调一组人去监视高伟国,若是想要出动警力去找人的话,除非有人向我们这里报案才行。”

“既然如此,那由我们报案不就得了?”

“得你个头啦得了,我们和你宋老师非亲非故的,就算真的去报案的话也没人会理。我想如果请朱老师他们来报案的话,或许会比较有效…嗯?”

李明德原本边说边拿出手机要打朱文堂老师家的电话,但是他才一拿出手机,手机便开始震动了起来。于是他按下接听键接听,但他才刚听到那人的声音,整个人便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兴奋的道:“张先生,你来了吗……好…好…你在门口等一下,我们马上下去找你。”

“明德叔,是师丈来了吗?”

“嗯,只要有你宋老师的亲属在场,我想一定就没……”

“不用了。”

李明德和谢中天闻言皆为之一愣,在同一时间看向了曹川民。而此时就只见曹川民将手中的PDA手机向他们递了过来,李明德接过手机靠近一看,只见手机的萤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在照片中,一个身材高挑,面貌秀丽的女子在一个中年女子的陪同之下,正要进入一栋豪宅的大门里。

“我想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曹川民用一种很担心的语气,然后这么的说道。“明伯,请在那个女子的前面停车。”

“太太,在这大马路上的……不好吧?”

“明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蔡忠明那种有些踌躇的口吻,让蔡佩琳不禁有些讶异。但在看到蔡忠明这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时,蔡佩琳突然明白蔡忠明为什么会这么说了,而一想到这个中原因,蔡佩琳便不禁笑了起来。

“太太,要对付这种狐狸精叫小弟们去办便成了,实在不用……..”

“明伯呀,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大姊头吗?你不想想我都快六十啦。”

“可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子不是大忠的女人。”蔡佩琳边说边看着那个正在中正公园前伫立不动的高挑女子,有些黯然的道:“她是伟国的。”

“什么?!是二少爷的…….那她不就是…….太太,你该不会是想…….”

“明伯,你要*跟你说几遍,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大姊头了,快停车吧。”

蔡忠明闻言立即将车靠到路旁停下,而蔡佩琳则是打开了车门,下车后便直接往那个高挑女子走去。

“请问你是宋小梅小姐吗?”

那女子闻言吓了一跳,然后回头看向蔡佩琳,有些疑惑的问道:“我…请问你是那位?”

“敝姓蔡,外子是高信忠。”

当蔡佩琳说出高信忠的名字时,那女子似乎是呆住了。等过了大约一分钟后女子才回过神来,有些胆怯的说道:“高太太你好,我的确是宋小梅,不过我已经改名字了,我现在叫宋丽玲。”

“原来你改名字了呀……”蔡佩琳用一种很和气的笑容问道:“不过我记得你不是出国了吗?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是四年前回来的,高太太……”

“四年前?那怎么现在才回来呢?难不成…唉呀!你已经结婚了呀?”

“是的,是两年前结的。高太太……”

“你已经结婚了呀。那生小孩了没?我想应该还没有,因为你的……”

“高太太!”宋丽玲此时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见她出声打断了蔡佩琳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宋小梅呢?我记得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呀。”

“我们的确是没见过面。但是你的照片,我当年可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那……你不恨我吗?”

“恨!当然恨!我那善良,帅气又体贴的二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我怎么会不恨呢?”蔡佩琳话虽如此,但此时她的表情却是出乎意料般的祥和,只见她继续微笑的说道:“说真格的,若是十四年前的我,现在就算是不拿刀砍你,至少也会赏你几个耳光。但是这些年来我仔细的想过了,我老爸还有大忠他们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了,所杀的人又少到哪里去呢?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大忠他算命硬,被人杀了三次都死不了,所以我想这报应最后就转到伟国身上,这些都是自作孽呀,我又怎有这种立场来怪你呢?”

“高太太,我有些事想请教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空?”

“请教我?你想问有关伟国的事吗?”

“是的,我想你也应该听说过我失去记忆的事。实不相瞒,我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想找回我当年所失去的记忆,尤其是有关高伟国的,我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杀害我一家四口的凶手!”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逝者以逝,你就算知道了所有真相后又能怎样?最后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语毕,蔡佩琳转身便朝车子那里走去,但是宋丽玲急忙抓住她的手,叫道:“高太太,拜托你,难道你不想知道伟国他到底是不是凶手吗?”

“如果真的是他杀你了一家四口的话,你想做什么呢?难道是要找我们家报仇吗?!”

蔡佩琳猛的回头看向了抓住她手的宋丽玲,其眼神以及口气中都带有十分凶狠的气息。但是宋丽玲并没有应此而退却,反而用更加坚定的眼神及口吻说道:“高太太,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要去怪任何人,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一听到宋丽玲这么说,蔡佩琳眼中的戾气不由得慢慢的消散了开来。只见她先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宋丽玲道:“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这么凶的,只是……只是我…….”

“高太太,其实该说抱歉的是我。”宋丽玲放开了蔡佩玲的手,歉然道:“是我太急着想找回我自己的记忆,反而忽略了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我不该这么激动的。”

“你也别这么说了,或许….或许这些年来我一直都不想去面对这所谓的真相,反而将这些事都推给了因果而不去面对。我想我今天会在这里遇上你,应该算是上天的安排吧。你喝咖啡吗?”

“嗯,我喝。”

“那好,我知道一间还算幽静的咖啡厅,我们去那里再接着聊吧。”

语毕,蔡佩琳便带着宋丽玲坐上了自己的奔驰轿车。在宋丽玲上车后,负责开车的蔡忠明一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从后照镜中看她,直到他的这个动作被蔡佩琳狠狠的瞪了一眼后,他才将目光完全的转回了自己的方向盘上。

而蔡佩琳及宋丽玲两人此时则是坐在后座的座位上,同样默然的等待目的地的到达。

“太太,天琴座咖啡厅到了。”

“嗯,我们下车吧。”

语毕,蔡佩琳和宋丽玲两人同时开门下车,但在两人准备进咖啡厅时,蔡佩琳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身走到车门旁,在蔡忠明放下车窗玻璃后对他说道:“明伯,我和她在这里谈话的事千万别跟任何人讲,尤其是大忠他,知道吗?”

“是,太太,我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的。”

“嗯,如果有人找我的话就说我在精舍那里打禅念经,麻烦你了。”

语毕,蔡佩琳便转身走回到宋丽玲的身旁,然后两人一同进入了天琴座咖啡厅。

“啊,是高太太,好久不见了,这位是………”

“她姓赵,是我在精舍里认识的朋友。老板,我一样是蓝山咖啡一杯外加一份蓝苺蛋糕,赵小姐你呢?”

“我……我一样就好。”

“好的,两杯蓝山两份蓝苺,你们请先入座,蛋糕及咖啡待会就会送到。”

“嗯,赵小姐,我们先到里面去坐吧。”

在蔡佩琳的带领之下,两人走到了一个较里面并且没有靠窗的位子坐下。在坐下之后,就见蔡佩琳抱歉的道:“宋小姐,很抱歉,为了避免其他的麻烦,所以我帮你改了个姓,希望你不要介意。”

“这我并不介意,只是你所谓的麻烦事,指得是高先生吗?”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