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怀瑶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战神嫡女狠嚣张

更新时间:2020-09-10 11:46:36

战神嫡女狠嚣张

战神嫡女狠嚣张 三然 著

连载中 百里肃,项楚 腹黑古言小说

战神嫡女狠嚣张主角是百里肃项楚,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听说你后宫美男三千,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矮油~哪里听的这么不靠谱的话?朕日理万机忧心国事哪有心情理会后宫?”“听说你深爱云政轩甘愿让出江山只为博他一笑?”“你觉得朕是那种没有节操的女帝?”从一代女皇,变一介废柴,她要做的除了谋划天下,就只有沉迷美色了!清冷如风的薄凉神医。神秘冷峻的千面阎罗。两肋插刀的结义兄弟。铁骨铮铮的热血将军。哎……美男太多,该选哪个?

精彩章节试读:

“项楚!你给我出来!”

老太太进了院子就扯着脖子喊了一声,项楚连忙嬉皮笑脸的起身。

“哟,老夫人您来了,没想到这么大岁数了,中气还挺足。”

“你、你……”老夫人没想到,这还没进屋呢就让她气的不行了,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付胤!这么没眼力见?老夫人来了还不看茶!”

“是!”付胤领命冲着身后的几个人挥了挥手,带着他们都下去了,项楚将老夫人迎进屋里坐在的主位上。

“我问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祖母,还有我这老夫人吗?”

“有啊!当然有,您这么大个人坐在这,我眼里怎么会没您。”

“噗……”徐氏听了项楚这欠揍的话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随后连忙压了回去。

“好!你就贫嘴吧!你到说说曹管家的事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兴师问罪,跟来一行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项楚却反问了一句。

“不知老夫人是以什么身份在问我这个问题呢?是以我祖母的身份,还是项家老夫人的身份?”

“当然是老夫人的身份。”老太太一脸嫌弃的样子,心想你祖母算是个什么好身份?

怎料她这话一说,项楚却站直了身子,完全没了刚才‘恭敬’的样子。

“要是以项家老夫人的身份在问,那我只能说老夫人您没资格过问,爹爹不在,我是项家当家人,大事小情自然是我说了算。”

说完这话,她看了看曹管家,“再说,我管我家里的钱,不是很正常的吗?曹管家年纪确实大了,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您不能强迫他一直为我们家操劳啊。”

这话到她嘴里,到成了老夫人的不是!

“你巧舌如簧颠倒是非,这都是跟谁学的!”徐氏听后气的不行。

项楚管钱?看她现在这样子,要是让她管了钱,那还有好日子过?

“要说巧舌如簧颠倒是非,谁有您三姨娘的本事啊,这么多年把老夫人哄得乖乖的,还是您本事大。”

项楚这话刚说完,付胤端着茶盘进来了,恭恭敬敬的将茶叶放在桌上,“老夫人您喝茶。”

刚刚老太太被项楚气的够呛,端起茶盏吹了两口就抬头喝了下去。

“噗……这什么东西!这也能叫茶叶?”

“老夫人赎罪!”付胤连忙道歉,“只是这院子里只有这一种茶叶,看来您是喝不惯。”

“滚滚滚!”老夫人气的不行,连连挥手让他滚,项楚都要笑出声了。

“行了老夫人,今天您来这该说的也说了,我出府还有点事情要做,请吧!”项楚这赤果果的逐客令让老夫人更加不爽,拍桌子起身就要走。

曹管家低着头跟在后面,“对了曹管家,明天早上我会准时过去对账,提前准备好哦。”

项楚这话一说,老夫人的脸更黑了,项楚却不以为意他们走了之后起身伸了个懒腰。

“走吧,出门去转转。”

项楚因为女将的身份,并没有平常大家闺秀的那种束缚,相对来说自由多了。

对于付胤刚刚的表现,项楚十分满意,不仅聪明,脑子还很灵活,是个好孩子。

就这样,项楚带着付胤和丫头蹦蹦跳跳的就上街了。

路过花园时还在拱桥上翻个两个跟头,她这嘚瑟的样子被老夫人和徐氏尽收眼底。

“我看这祸害是留不得了!”老太太阴沉着脸。

她这话一说,徐氏面色一喜。

老东西终于提出来了,那不管出什么事,就都怪罪不到她都上了!

“娘!楚儿只是个孩子,有些顽劣而已,更何况她说的都是事实,项家本来就是她做主才对,元帅信任女儿才会将这重担交给他,您可千万别说气话啊。”

徐氏就是这一点非常厉害,不动声色的搬弄是非。

家里有老夫人在,项烈竟然把当家的权利交给了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

这不明显是在打老夫人的脸吗?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起来老太太气就不打一处来。

“行了!你不用说了!你看这孩子像是单纯的顽劣吗?她就是故意跟我这老太太过不去呢!留不得!”

老太太气的不行,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将项楚铲除掉了。

“娘!您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徐氏连忙拉住了情绪激动的老太太。

他们三个出来转了一圈都饿了,到了酒馆去吃饭,才刚坐下就听有人欣喜的看着楼下喊道。

“是项家四小姐!天啊!这也太美了吧?”

项楚他们坐在酒馆二楼的窗边,隔壁桌的人喊了一声项家四小姐,周围的人一窝蜂似的全都挤到了窗边。

“一笑倾城二笑倾国,果然当得起才貌无双的美名。”

项家四小姐?

她是便宜老爹项烈跟二姨娘的小女儿,今年十五岁,名叫项兰心。

别看年纪小,却在今年盛京的书画大会上出尽了风头,为人低调,不骄不躁,性格有点像不争不抢的二姨娘。

坐在二楼垂眸看去,女子一身淡雅的水蓝色长裙,没有项依依穿金戴银的那种优越感,骨子里却带着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出尘气质。

哪怕是美艳的项依依站在她身边,都要逊色几分。

“你说项家这两位姨太太都好会生,大女儿项盈盈贤良淑德,嫁给吏部尚书之子做正妻已有几年时间,过去就给人家生了个儿子,现在听说都有三胎了,更是把府内打理的井井有条,三女儿项依依是三姨娘膝下的女儿,国色天香贵气逼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巾帼不让须眉,再说这四小姐,倾国倾城温文尔雅,盛京有名的才女,真是个顶个的优秀。”

这些人,提到项家小姐,一个个恨不得都要流出口水来了。

他的话刚说完,旁边的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怎么光捡好的说啊?你到也说说那项府的嫡小姐。”

这人言罢,刚刚那位险表情扭曲道,“快别提了,说多了反胃!”

“就是!一个废物,有什么好提的?”

“哎!”说到这有人鬼鬼祟祟的叫了大家一声,“我听元帅府的人说,那项楚把项依依的脸给毁了!嚣张霸道的气焰在帅府内已经没人压得住。”

此人爆料一出,众人震惊。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